免费小说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进后门|难知如阴

2019年4月23日15:10:57 发表评论

魏鹏猛的联系到自己在视频角落中见到的情况,心中跟着泛起了巨大的波澜。在那瞬间,魏鹏忽然发觉自己某个部位产生了反应,而伴随着反应的则是整个身体的极度兴奋。魏鹏此刻突然产生了找个女人解决自己生理需求的冲动感。

意识到这点后,魏鹏不敢再继续观察那对男女的行为。而是三下两下吃完了自己的餐点,然后立刻离开了快餐店。

十多分钟后,魏鹏开车来到了一家高级宾馆。在宾馆康乐服务中心的包间内粗暴的将一个女人扔到了床上,跟着便扑了上去……

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激烈运动后,魏鹏喘着气,嘴里叼着烟双眼无神的望着房间的天花板发呆。

身畔的女人则像水蛇一般缠绕在魏鹏身侧,一边亲吻舔舐着魏鹏的肩膀和胸膛,一边媚眼如花般的在魏鹏的耳边轻声的呢喃着。

「鹏哥,今天你玩的是哪出啊?大白天的就跑我这来,而且还这么勇猛……嘻嘻。」

「白天就不能来么?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我心里不爽,找你泄泄火了……」

魏鹏身边并不缺少女人。做律师这行的,即使魏鹏自己不出声,也会有大量的女性因为种种的原因主动的投怀送抱。因此在同身边女人交流的时候,他根本就不需要考虑对方的感受,说起话来格外的直白。

「讨厌了,说的那么难听。妹妹我就不值得你疼爱一下么?」

女人似乎早已经习惯了魏鹏的做派,一点也不生气,相反,身体贴的更紧了,而且服侍也更加的卖力。

「呵呵」魏鹏享受着女人的温柔,一边略为自嘲般的笑了笑。

魏鹏是明白人,身边的女人虽然多,但不是有求于他,便是看中了他的财产。

真正爱慕他的,愿意为他付出的并不多。而身边的女人便是这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因此当这个女人朝他撒娇后,他也不便表现的太过冷漠。便丢弃了香烟侧过身子将女人搂在怀里抚摸温存起来。「听说你这里新进了几个妹妹很不错……

「」想尝尝鲜啊……你说个时间,我给你安排一下。「女人没有任何的不满,反倒是立刻打算替魏鹏张罗。

「不是我,有个案子检察院的哥们儿就好这口。所以开庭前打算带他过来玩玩,到时候你帮我安排下,务必让那哥们玩的开心。」魏鹏解释了下,跟着在女人动作的刺激下再一次硬挺了起来。

女人把魏鹏推倒,跟着不客气的就坐了上去,一只收抚摸着自己胸部,一只则压在魏鹏的胸前不断撩拨着魏鹏两颗乳粒刺激着魏鹏的情欲,跟着身体上下起伏,下身反复吞咽着。

「嗯……喔……那哥们儿玩的比较特殊,喜欢玩花样、走后门什么的,一个两个的估计不够。」魏鹏闭着眼睛享受,跟着继续的解释着。

「啊……哥,你就放心吧。我保管他走的时候,连腿都迈不动……那几个新来的妹妹啥没见识过啊……呜……哥,你下面好硬啊……妹妹要爽死了……」女人拼命扭动着腰部,数分钟的激烈起伏后,女人软软的趴在了魏鹏的胸前,只剩下毫无节奏的喘息声。

「还有个事。你俱乐部里最近忙么?」

魏鹏知道女人高潮了,伸手温柔的抚摸着对方的秀发,轻轻询问着。

「嗯……还不是一样的。有什么可忙的,每天就是安排一下,然后就是玩了……」女人抬起泛着红潮的脸庞凑到了魏鹏的面前,湿润的舌头伸到魏鹏嘴边舔着魏鹏的嘴唇。

「这样啊,这几天帮我个忙跟踪个人行么?」

魏鹏也伸出舌头和女人的舔到了一起。

「嘻嘻,我又不是侦探,跟踪的活我怕做不来啦。」「我的朋友她大都熟悉,所以不方便。只有你、她从没注意过。所以我现在只能拜托你了……」「你朋友都认识?你要跟踪谁啊?」

「我老婆……」魏鹏的手伸到了女人的胸前,用力揉捏了两下。

「让我跟踪嫂子?怎么了?嫂子在外头有人了?」

女人有些好奇,轻轻的咬了咬嘴唇。

「也许吧……我只是怀疑了。所以才找你帮忙盯一下了……」「切,你们这些臭男人,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自己老婆有什么事了,就疑神疑鬼的。你给别人戴的绿帽子少了?自己戴一顶又怎么了……」女人笑咪咪的反倒调戏起了魏鹏。

刚说完,便啊的尖叫了一声。

魏鹏听的不高兴,手指头直接捅进了女人的后门。

「好啦,有些痛了……妹妹帮你就是了……」女人嘟着嘴,跟着把头埋进了魏鹏的胸膛……

魏鹏离开宾馆康乐俱乐部后返回了事务所。他手上还有成堆的事务需要处理。

傍晚、魏鹏接到了妻子打到办公室的电话。

「能按时下班么?」

庄惠带电话里询问着。

「哪里走的了啊。估计晚上又得加班到临晨了。明天东城法院那边有个案子一早就要开庭,我想晚上把东西准备好了,在法院旁边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然后直接过去了」魏鹏再电话中显露出了晚上不回家过夜的意思了。

「这样啊,明天小雯学校要组织郊游,也是一早就要出发。我考虑着干脆把她送我妈那边去住一晚上算了。哪里离她学校近,早上我妈送一下就可以了……你觉得怎么样?」

庄惠在电话中咨询魏鹏的意见。

「可以啊,我没什么意见。不过是不是太麻烦你妈了……」魏鹏的脸忍不住抽缩了一下。

「应该没什么吧,过去也经常这样了。也正好让小雯去医院陪陪爸了,有段日子没见到外孙女了,爸之前在电话里也说挺想小雯的。」庄惠在电话那边有些不以为然。

「好吧,这些事你决定就好了。我这里真的很忙,就这样吧。」魏鹏不再多说什么了,随即挂断了电话。

挂掉了座机电话,魏鹏坐在办公桌前发了会呆,最后还是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号码。

「妹子,今天晚上你应该没事吧……你嫂子的照片你也认过了,地址是在XXXX街XX号。车牌是XXXXXXX……」挂掉了电话,魏鹏双手支撑着下巴两眼空洞的望着办公桌对面的墙壁发呆。打完电话他便立刻感觉到了后悔。

家庭出现问题,是否应该找一个无关的外人协助追查真相?毕竟,家丑不外扬是中国人的传统。一但有其他的人介入,自己是否真有把握把事情掌握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魏鹏忽然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周鲲拿着茶杯,嘴里叼着烟,吊儿郎当般的溜了进来。

见到魏鹏再发呆,也不觉得奇怪。两人从大学时期便认识了,此后十多年的搭档创业使得两人在很多事情上相当的默契,对于各自的一些行为习惯早已司空见惯。

「后天我得去趟西红市,可能要呆上一阵子了……」

听到周鲲的声音,魏鹏好一阵才从思绪当中清醒过来。「公还是私?」

反应过来的魏鹏随即询问道。

「公私皆有了。」周鲲笑了笑。

「是打黑的案子?杨庄不是过去了?你打算从他手上抢活干?」

魏鹏回过神后便恢复了往常的模样,同周鲲开起了玩笑。杨庄是国内知名的大律师,魏鹏和周鲲在界内如今虽然也算颇有名气了,但同杨庄这样的名律师相比终究还是差了一点点。

「那家伙被西红市公安局抓了。你不知道么?」

周鲲皱了皱眉头。他发现魏鹏这两天似乎有点丧魂落魄,像如此在律师界引发轰动的事件,魏鹏到此刻竟然都还未得知。

「什么?杨庄被抓了?什么原因?什么理由?」

魏鹏吃惊的望着周鲲。

「嫖娼……不过一看就知道是西红市公安局的人下的套。出示的证据照片PS的痕迹都没抹光。那帮家伙,要做就做专业点。这样搞连普通人都糊弄不了。

斯伟江那边今天凌晨和我联系的,毕竟,这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像他们这样搞,我们这些当律师还怎么办案子啊。所以斯伟江那边的意思是,联系一批人打算集体前往西红市。西红市唱红打黑,由得他们,但老杨必须要想办法给保下来。原本他希望你过去的,毕竟刑事这方面你比我擅长。结果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说你都没接,然后才联系的我。「周鲲喝了口茶,解释着。

听到这里,魏鹏的脸红了红,今天临晨他正处于一种极端的心理状态下,因此根本就没意识到有人给他的手机挂电话。白天虽然见到了手机上的未接电话,但因为之前并未保存过斯伟江律师的号码,而且平日联系的也不多,因此根本就没在乎这些未接电话。

「老杨的事情是公了,那私是什么?」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魏鹏连忙把话头转移到了其他方面。

「还记得王丽么?」

周鲲对于魏鹏顾左右而言他并无任何不快,眨了眨眼,一边回答一边露出了一丝暧昧的表情。

「喔,那个女人现在在西红市?她和那个富豪离婚的时候,你可是狠狠的帮咬了对方一大口。这次过去,我可要恭喜你财色兼收了……」魏鹏也笑了。

「财就免了,我们这样的男人,弄点钱实在不是什么难事。哪女人很贪财的,我可不打算和她有任何经济上的往来。至于色么……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说白了,她就是个高级交际花,她自己都不当一回事,我又何必装什么正人君子。

「周鲲也仿佛自嘲般的笑了笑。说完,便回到了正题。」所以我这趟说不准啥时候才回来的了,所里可就只有你一个人撑着了。「

「好了,知道了。你就安心去寻芳叙旧吧。对了,你手头那几个案子谁接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