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归来最新章节列表:正文 第5章 有一个人能!_赘婿归来全文免费阅读_其他小说

2019年9月19日16:55:58 发表评论

    对于方泽的归来。

    秦家人反应不一。

    老丈人秦登丰吃惊之后,还是如三年前般一脸嫌弃,甚至还有些郁闷。

    他可是不太想见到这个女婿,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女儿这么优秀,就算入赘也要入赘一个乘龙快婿来助秦家重振声威,而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乡下穷小子。

    秦家早年也算是江城的名门望族,但现在已经没落了不少,连三流家族也算不上了。

    这是因为秦登丰年轻时就是一个二世祖,把秦家产业败光了不少,甚至秦老爷子就是被他气死的。

    成家后,他虽有所收敛,但德性还没怎么变,但好在,他娶了一个巴家的妻子,生了一个好女儿,不然秦家说不定早完蛋了。

    所以说秦家的男人都是没用的,秦登丰虽然在秦家没有话语权,但他有一个理想,就是希望秦家能恢复祖上那般辉煌。

    但这个理想明显不可能由他来实现,儿子又是废材,更加不能寄托,所以这个理想只能指望女儿了,如果再加上一个得力的女婿,他觉得这个理想实现起来一定有可能。

    所以方泽失踪了三年,他一直想物色一个真正的好女婿,是巴不得方泽不要回来。

    而丈母娘陶月瑛就显得平静得多,似乎方泽的回来和不回来,在她眼中根本没有区别。

    反正当初她把方泽招入秦家,从来没有把方泽当成自己女婿看,因为她要的不是一个真正的女婿,而是一个老实听话的挡箭牌。

    所以方泽失踪三年也好,哪怕是死在了外面,她也不会有丝毫担心。

    甚至,她也想过,这个人要是不回来,要不要再招一个赘婿。

    但当年招方泽入赘时,就遭到过女儿的强烈反对,母女之间为此还闹过好长一段时间的隔阂才平息,她也不想再惹些麻烦,所以对这件事也是听之任之,方泽回不回来,在她看来已经无所谓了。

    秦家人的这些态度,方泽并不在意,在三年前他都不在乎这些,何况现在。

    况且秦家对他只能算有恩,更加不能在乎这些。

    至于他们都没有过问他失踪的三年去了哪里,方泽觉得这样也好,省得他不好去解释。

    在一幢山顶别墅。

    沈清和替一位中山装老者把完脉后,一脸凝重。

    “沈老弟,我有什么情况,但说无妨。”中山装老者年纪要比沈清和大不少,虽面色苍白,气息虚弱,但却一副豪气干云的样子,明显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

    “宇文老先生,您这病……”沈清和欲言又止。

    “我爷爷到底怎么样?”

    在中山装老者跟前,侍立着一位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女子,身材高挑、体态婀娜、丰姿绝绰,无论长相还是身体,都透着无比成熟的韵味。

    此时却是黛眉深蹙,一脸担忧。

    “宇文老先生的病,我,我,哎,我无能为力!”沈清和颓废的站了起来。

    “你是鼎鼎大名的中医专家,整个江北地区的医学泰斗,你居然说无能为力?”

    那女子气场十分惊人,把沈清和斥得老脸通红。

    “南雁,不得无礼,沈先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再说,他又不是神仙,我这病,我心里有数,快跟沈先生道歉!”

    中山装老者虚弱的说道,由于说话有些大声,剧烈咳嗽起来。

    宇文南雁一惊,马上小心的拍抚了几下爷爷的后背。

    然后态度诚恳的对着沈清和垂首道:“沈先生,对不起,是我刚才失言了,请您不要见怪。”

    她拿起也放得下,适才确实是她因为担心爷爷而失言了,对于自己爷爷的病,她也十分清楚,这一年来,一直在这山顶别墅疗养,但情况越来越不乐观了。

    但爷爷不能死,爷爷对宇文家有多重要,她心里比谁都清楚。

    心里一急,才冒出那些话。

    沈清和倒也没有怪责她的意思,只是叹了口气。

    “是我无能,救不了宇文老先生。”

    “沈老弟,不必这么说,生死有命,只能说我的命数到了!”中山装老者虽一脸坦然,但是内心也有些唏嘘。

    谁又不想长命百岁,况且以他的身份,多活一天,就是对子孙后辈的萌荫。

    沈清和略略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道:“我没有能力救宇文老先生,或许有一个人……能!”

    “谁?”

    宇文南雁神情激动起来。

    中山装老者也是一愕,浑浊的老眼先是微微亮了一下,但很快又黯淡了下去。

    “沈老弟,你也不用安慰我,我这病,连你都没有办法,还有谁能有办法?”

    他知道沈清和能当上江北地区甚至全国的医学泰斗,绝不是浪得虚名,所以对沈清和的医术还是挺信赖的,连这位医学泰斗都无能为力,他也实在难以相信还有谁能医好他。

    他这是旧年顽疾,数十年来也看过不少名医,都一直无法根治,如果是一名普通人,或许他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如今他已经感觉到自己油尽灯枯,恐怕纵是神仙也难救了。

    “这个人我也是今天才碰到,凭他的医术,我相信一定有办法的!”沈清和肯定说道。

    “哦,是什么人,能得沈老弟如此肯定?”中山装老者见沈清和一副肯定的样子,心思也有些动了。

    “沈先生,请您告诉我,这个人是谁,我去把他请来!”宇文南雁这时激动道。

    “但我并没有这个人的联系方式。”沈清和苦笑道。

    宇文南雁蛾眉轻挑,“沈老先生莫不是在开玩笑?”

    好不容易升起一丝希望,却被说联系不上,这让宇文南雁脸色极为难看。

    “南雁,沈先生绝不会开玩笑,我想一定是位前辈高人,所以沈先生才得不到联系方式。”中山装老者宇文雄风轻轻笑道,但还是难免面带一丝遗憾。

    “我虽然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但我把我的号码给了他,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想起我这个老头。”沈清和这时说道。

    “您的意思是,他如果不联系您,您就找不到他?”宇文南雁沉脸问道。

    沈清和点了点头,“目前为止,只能这样。”

    “但我爷爷的病已经拖不得了!”宇文南雁声音猛地拔高了几分。

    沈清和也摇头叹息了一下,“我可以想办法先控制一下宇文老先生的病情,但也最多只能坚持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就要看看那个人会不会联系我了。”

    “一个星期?也就说,我爷爷……”

    宇文南雁脸色一变,原来爷爷真的大限已到,只有一个星期可活,而这一个星期还是抢来的时间。

    “还有一点,我只知道那个人叫方泽,你们也可以在这一个星期内,去找一下。”沈清和提醒道。

    “方泽?”宇文南雁咬着红唇,“好,我就算把整个江城,不,整个江北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出这个人!”

    然后她朝宇文雄风恭身道:“爷爷放心,您就安心等着,南雁这就去找这个人!”

    说完,也来不及跟沈清和打招呼,就急匆匆出去了。

    “沈老弟。”等她走后,宇文雄风开口道:“你说的到底是安慰南雁还是真的?”

    沈清和郑重的点了点头,“难道宇文老先生不相信我?”

    “那倒不是,只不过单凭一个名字,人海茫茫哪里去找啊!”宇文雄风摇头道。

    “所以,这就得看宇文老先生的机缘了!”

    “机缘?”宇文雄风喃喃问道,“沈老弟相信机缘这一说法?”

    沈清和点着头,“其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机缘,有时只是时间没到,机缘没来。如果能等到这场机缘,宇文老先生,我可以说这绝对是一场造化!”

    宇文雄风沉吟片刻。

    “既然这个人如此受沈老弟重望,那么,我就腆着脸等着这场机缘!”

    接着,宇文雄风问道:“你如何让我多活七天?”

    “用银针封住你身体的各项机能,只留下呼吸,让你处于沉睡状态,这样可以让你的生机流失较慢,能多争七天的时间。”

    “好,来吧!”
  http://www.022003.com/87_87268/30283284.html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