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归来最新章节列表:正文 第10章 想办法,让他回来!_赘婿归来全文免费阅读_其他小说

2019年9月19日12:19:09 发表评论

    钻石娱乐城。

    是北城区老大高虎最喜欢呆的一个场子。

    因为当初他打下的第一个场子就是这个场子,而且这个场子也是他的吸金窟,各种娱乐项目层出不穷,为他带来了非常丰厚的利润。

    他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坐在娱乐城的办公室里。

    一来是可以对娱乐城的生意情况有一定的了解。

    二来也是在享受自己今日的成就。

    “虎哥,下面有间包房出事了!”

    这时,一名手下急匆匆过来报告道。

    “在我的地盘,有谁敢闹事,叫猛子去打断两条腿,扔出去就行了!”高虎叼着一根雪茄,不以为意的冷笑道。

    今天生意都还没有全面开张,就有人来闹事,简直不知死活。

    他的场子从来不怕闹事的,因为他够狠,所以一般人还真不敢在他场子闹事。

    “不是,这个点子有些棘手,兄弟们都被他打伤了,连猛哥都趴下了!”

    高虎这才抬起头,掐灭了雪茄,猛子可是他手下头号打手,块头有一米八多高,一身腱子肉,打起架来那是又狠又猛。

    “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走,带我去看看!”

    随着手下来一间包房,只见地上横七竖八倒着自己的手下。

    猛子见他来了,赶紧爬了起来。

    高虎皱了皱眉,看来来人还是个练家子。

    “怎么回事?”高虎沉声向猛子问道。

    “虎哥,他非要说我们场子的红酒有问题,说要我们赔一百万,还打伤了我们不少弟兄。”猛子哭丧着脸回答道,本来他还想说,他也被打伤了,但太丢脸了,说不出来。

    高虎望向那里,只见一个年轻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在他旁边,还躺着一个胖子,在那哼哼唧唧像是很难受的样子。

    正是方泽和秦哲彦。

    方泽此时端起一杯红酒,“我说你们的红酒有问题,把我的小舅子都喝出毛病来了,让你赔点钱,就这么难吗?”

    “阁下到底是谁?凭什么说我的场子红酒有问题?”高虎沉声问道。

    “这还不明显吗?你看我小舅子,就喝了一口你们的红酒,就成这样了,这还叫没问题?”方泽指着秦哲彦冷冷道。

    高虎忍不住眉角抽搐了两下,他这场子的红酒确实有些渗了水,但绝不可能把人喝出问题来,这明显是故意来找茬的。

    他想不到谁会有这么大胆,怒极反笑。

    “那你打伤了我这么多手下,这一笔账又该怎么算?”

    “我打伤的吗?”方泽玩味一笑,“我连碰都没有碰他们一下,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打伤的。”

    高虎脸一沉,“这么多人躺在你跟前,你还敢说,不是你动的手?”

    这时,猛子悄悄拉了一把高虎,“虎哥,这个人确实有点诡异,兄弟们上去时,他真的没有碰兄弟们,他们就倒在了地上!”

    高虎也是暗暗一惊,还有这样的事。

    “我也不想废什么话了,赔我小舅子一百万,这件事就了了!”

    “一百万,你怎么不去抢?”高虎一喝,但想想,这小子好像真的是来抢他钱的,靠,从来都只有他去抢别人的,哪轮到别人来抢他。

    “二百万!”而方泽却是再次云淡风轻吐出了几个字。

    “妈的,你想死!”

    “三百万!”

    高虎再也忍受不住,冲了上去。

    他拳头的速度很快,而且角度也很刁钻,一看就是专业练过的,他能当上这北城区的老大,自然也不是浪得虚名。

    而且出手十分狠辣,没有一丝要手下留情的样子,如果普通人吃了这一下,恐怕下场堪忧。

    但是下一刻,他的拳头还没碰到方泽,人就陡然倒飞了出去。

    贴在一面墙上,缓缓落了下来。

    浑身的骨头就像要碎了般,这时,他才大骇!

    他这几年混出头了之后也没落下手上的功夫,还专门找了些散打师傅练过,所以对自己的拳脚功夫是极为有信心的。

    哪怕是见到十几个兄弟包括猛子趴下了,他也没当多大个事。

    但他此时,甚至都没有看清方泽是怎么出手的,不大骇才怪,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猛子会说这个人诡异了。

    这已经远非一个正常人的实力范围了。

    而猛子此时也是两腿发着弹,他打过无数次架,这真是他有史以来见过最诡异的画面,他甚至都怀疑,眼前那个年轻人是不是人。

    “我赔,我赔,我赔!”

    高虎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后,连声说道,能混到他这一步,也并非没见识,遇到这种连手都没动就让他飞出去了的人,他也只能认栽了。

    方泽冷笑一下,“现在是五百万了!”

    高虎一愕,咬了咬牙,“赔!”

    这时,秦哲彦一把也从沙发上揪了起来,精神异常兴奋,和刚才哼哼唧唧的样子判若两人。

    在来之前他本来是极为兴奋的,终于有机会逛一下所谓的娱乐城。

    但来了之后,姐夫什么都不带他玩,只来个包房点了瓶红酒,就连传说中的公主小妹也不叫,还让他装喝酒喝出毛病来,这让他非常郁闷,觉得还不如不来,甚至之前的难受都是发自内心的。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幕让他大开眼界,再次把这个姐夫狠狠的佩服了一顿。

    高虎也是一滞,什么喝出毛病来,全都是鬼话。

    但也只得暗自苦笑。

    把钱划给方泽后,他不禁起了一些结识之意。

    “请问兄弟,你到底是什么人?”

    方泽轻轻一笑,“你真的不认识我?”

    高虎摇头。

    “那你应该认识我老婆吧,她叫秦慕霜,你之前不是总派人骚扰她吗,今天我只不过是来拿点利息!”方泽的神色陡然一冷道。

    高虎一惊。

    满眼都是不可置信看着方泽,“你是秦家那个赘婿?”

    然后他再把那个小胖子一看,果然觉得有些眼熟,只是刚才光线不怎么好,他的注意力也没放在他身上。

    “你,你,你还活着!”

    话一脱口,才觉得自己失言,赶紧又闭嘴。

    “怎么,在你看来我应该是个死人吗?”方泽眸光泛着寒意,果然当年之事与这个人有关。

    “不,不,我只是听说你失踪了,想不到你回来了而已。”高虎连忙改口道,但脸上已经是冷汗涔涔。

    “说,为什么要派人骚扰我老婆?”方泽又冷冷问道。

    “我怎么可能去做这种事,你肯定是误会了。”

    “但是骚扰我姐姐的那个马夫说是你指使的。”秦哲彦这时叫道。

    “什么马夫,我根本不认识什么马夫。”高虎矢口否认道。

    此时方泽冷冷扫了他一眼,目光只让高虎汗毛倒立,呼吸都有些困难。

    “叫他们都出去!”

    高虎不知道方泽想要干嘛,一时有些发怔。

    “没听到吗?我姐夫叫你的人都滚出去!”秦哲彦狐假虎威道。

    高虎赶紧一摆手,示意猛子等人出去,心慌慌又欲哭无泪,不照作不行,这样做了他都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你也出去。”方泽这时对秦哲彦说道。

    “我为什么要出去啊,姐夫,我又不是他们一伙的!”秦哲彦觉得姐夫肯定弄错了,居然叫他出去。

    “不出去,五百万一分钱别想!”

    方泽的话才落地,小胖子秦哲彦已经不见人影了。

    包房此时只有方泽和高虎,这让高虎喉咙发涩,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现在可以说说,三年前的事,与你有没有关系!”方泽之所以叫秦哲彦离开,也是不想让他知道三年前的事。

    “三年前?三年前的什么事啊?”高虎表示吃惊道。

    方泽冷冷一笑,“我只是想看看你老不老实,如果你不老实的话,我有的是方法让你老实!”

    突兀的,方泽指间突然燃起了一丝细细的蓝色火苗。

    这让高虎猛地吓得一大跳,这还是人吗?

    脸白得如死人,一下子跪到了方泽面前,“方,方爷,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那你怎么这么肯定我已经死了?”方泽淡淡收起火苗。

    “是钟少告诉我的,让人去骚扰秦小姐也是他让我做的!”

    “钟少?”方泽眉头微挑了一下,“哪个钟少?”

    “钟玉书!”

    方泽眉头再次皱起,思来想去,为什么听都没听过这个人。

    “他是谁?”

    高虎奇怪的看了一眼方泽,他怎么也想不到,方泽居然不认识钟玉书,但还是老实的回答道:“他曾被誉为江城第一公子,可谓有钱有权有势……”

    “好了。”方泽打断他的话,“你直接告诉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方泽想了想,也是以前的生活十分局限,什么江城第一公子没听说过也很正常,他现在才不管什么狗屁第一公子,如果三年前的事真是那人干的,必然要让他付出绝对的代价!

    不过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会跟这个人扯上关系的,难道真的是出在秦慕霜身上。

    “我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之前能坐上这个位置也是倚仗他,所以他的话我不敢不听,不过,我想秦小姐应该会清楚一些!”

    “他人在哪?”方泽沉吟道,果然是这么回事,但想从自己那个老婆口中问出点什么来,恐怕不容易,还不如直接找到这个人。

    “他现在在国外。”

    “想办法,让他回来,我饶你不死!”

    方泽撂下这句话,直接淡然而去。

    高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衣背早已湿透,神情一片呆滞……
  http://www.022003.com/87_87268/30283289.html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