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归来最新章节列表:正文 第18章 我亲自去秦家请罪_赘婿归来全文免费阅读_其他小说

2019年9月19日03:56:08 发表评论

    利安医院高级重症监护室。

    沈清和已经被张胜茂请来了。

    不得不说,张胜茂为了请沈清和着实花了些工夫。

    除了他能量大外,也好在沈清和为人平和,没什么大架子。

    不然也不会这么快速。

    两位中西医学界的泰斗,一见面自然免不了一番客套。

    但病人为重,很快,开始针对张锋的情况开始研究了。

    沈清和看到张锋胸前的银针吃了一惊,叹为观止,“李院长,这是你医院的人扎上去的?”

    “惭愧,我医院怎么可能有这种能人,再说,我院大多都是西医,对银针可并不在行。”

    李铭昌说着,不由奇怪的望着沈清和,“这种针法难道不是出自沈教授那里?”

    沈清和老脸微微红了一下,拿着被拔下的那根银针仔细观察着。

    只见那根银针不止细若发丝,其韧度也像头发般的柔软,甚至称为银丝更为贴切。

    这种银针他是从未所见,甚至根本想不到是如何扎入人体体内的。

    “这施针之人到底是何人?”沈清和不由问道。

    “一个年轻人,不过我听我医院的一个主任说,他好像是一名兽医。”

    “兽医?”沈清和沉吟了起来,他当然是不相信能施展这种针法的人会是一个兽医,只是因为这让他想起了方泽。

    宇文老先生的七天之期眼看就要到了,但不论是他还是宇文南雁,根本没有方泽的任何消息,这也让他心头系着一块大石头。

    “那这个年轻人现在在哪里?我能见见吗?”

    “我已经让我夫人去请了,不知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张胜茂此时皱眉说道。

    心想妻子的办事效率还真低,沈清和都被请来了,还没有把秦家那个赘婿带回来。

    不过,他本来并没有指望着方泽,既然沈教授已经被他请来了,心想那个人来不来应该无所谓了吧。

    “沈教授,您都已经来了,还有请他来的必要吗?”他试着问了一句。

    沈清和叹了口气,说道:“我虽然会一手保命的针法,但与这针法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而且这所用之银针也是我头次所见,细若发丝,就凭这韧度绝非一般人所能操作,根本就不是我能相提并论的!”

    听到他这么说,张胜茂有点慌了,“沈教授,那您的意思是,这被拔下来的一根银针,您也扎不上去?那您快用您的那套针法,替我儿子把命保上!”

    现在儿子的生命指标跟一个濒死之人没有区别了,张胜茂担心儿子搞不好随时会死,急切道。

    沈清和却摇了摇头,“他身上还有两根银针,这已经比我施展那套针法强多了,我如果再去扎针,不止多此一举,说不定还会打乱那两根银针的稳定性,得不偿失!”

    张胜茂一时脸色有些发白,“那您的意思,还是要请来那扎针之人?”

    沈清和点了点头,“必须请来,能施展如此玄妙的针法,医术一定了得,这样的人参与救令公子,不是希望更大吗?”

    张胜茂点了点头,“那好,我先出去打个电话问问我夫人,看怎么还没有把那小子请回来。”

    张胜茂说着也立即出去打电话了。

    沈清和和李铭昌相视一眼。

    “看来沈教授与我想法一致啊!”李铭昌这时开口道,“恐怕没有此人,这张家少爷是救不下来的!”

    沈清和苦笑一下,“确实如此,看来李院长也是想证实此点,才把我请来的。”

    李院长叹了口气,“我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不过,说不定我还得感谢李院长,或许这能让我找到我要找之人!”沈清和面露期待之色道,他愈发觉得这施针之人极可能就是方泽。

    张胜茂打完电话后回到病房中,脸色有些不好看。

    “我打过电话没有人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李院长、沈教授,有了你们两位这样的医科专家,难道还少不了那个小子吗?”

    联系不到妻子那边,他有种预感,秦家那个赘婿肯定是不愿意来,现在连沈清和都请来了,一个小小的秦家赘婿还敢熬架子,这让他心中十分不快。

    同时他见两位医科专家到现在还没有拿出什么行动来救他儿子,不禁有些埋汰。

    “张总,实话跟你说吧,我跟李院长研究了一下,恐怕能救令公子的只有那年轻人!”

    沈清和也不再客气的说道,因为如果那个年轻人真的是方泽,对于张胜茂左一个小子右一个小子的称呼,他是很不舒服的。

    李铭昌也点着头,“令公子心脏上的那块碎骨,恐怕真的只有那个年轻人有希望取出来,我们根本无能为力啊!”

    “你们的意思是,除了那个小子,我儿子无人可救?”张胜茂眉头深皱了起来,自己辛苦了半天,竟白忙活了,这叫什么事。

    还亏这两个人是医学界的泰斗人物。

    甚至他都忍不住想对李、沈二人发火了。

    也在这时,外面有一阵骚动。

    “张总,夫人她出事了!”

    原来是张家几名保镖已经把王爱凤抬了回来,至于刚才张胜茂打电话时,他们也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解释,加上已经快到医院了,就都没敢接电话。

    来到外面,一阵恶臭扑鼻而来,张胜茂忍着恶心见到妻子的样子,大吃一惊,“她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赶紧请医生啊!”

    其实不用他说,已经有医生过来着手处理王爱凤的伤势了,并且快速被送到了一间高级病房,几名女看护也过去着手清理工作了。

    几名保镖明显已经恢复了正常,不敢隐瞒的支支吾吾把事情的经过述说了一通。

    “糊涂啊!”沈清和听完后,直接摇头叹息了一声。

    甚至忍不住斥道:“你们这哪里是去请人,分别跟强盗差不多了,别人愿意来才怪了!”

    他心里更加肯定那个人就是方泽,这种神鬼莫测的手段,让他觉得不是方泽都很难!

    想着不管是自己还是宇文家的那孙女,用尽办法都没有找到这个人,想不到今天来了一场利安医院,竟找到了,真是什么都值了,心里充满了惊喜和期待。

    李院长也摇着头,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在思考,怎么才能让一个人不停的外泄三种物质,这是属于医学的范畴吗?

    此时张胜茂终于慌了起来。

    先是儿子与那个小子的老婆撞车,那小子的老婆屁事都没有,自己儿子却是快要死了。

    现在自己老婆去找那小子,回来却是这等模样,这一件件诡异的事,让他不慌都难。

    真是太邪门了!

    他忍不住暗暗啐了一声。

    同时他想到,难道儿子的命真的只有那个小子能救?

    或许之前他还没作这个指望,但现在不由不让他心里打鼓。

    “李院长,您和沈教授真的对我儿子的情况没办法?”他不甘心的问了一句李铭昌。

    “刚才我和沈教授不是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吗?”李铭昌摇头说回了一句,真如果是别人,这件事他早就不管了。

    “张总,既然你已经把我请来了,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此人非同一般,如果你想让他救令公子,最好客气点!”沈清和这时直言道。

    张胜茂暗暗咬了咬牙,他能有如今这成就,也并非浅薄之人,只是之前太过于记挂儿子的性命,让他的头脑不怎么冷静。

    现在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我亲自去秦家请罪,把他请来!”

    “我跟你一起去!”沈清和这时说道,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见到方泽了。

    秦家。

    秦登丰已经把屋里所有门窗都打开了,保持通风,虽然家里并没有臭气,但他觉得这么做要安心点。

    陶月瑛也在给家里做着清洁工作,仿佛一时都忘了把女儿送走避一避的念头。

    很快,屋外又传来了好几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又来了?”秦登丰一慌,然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方泽。

    这次,来的人没有直接闯进来,而是很有礼貌的敲着门,虽然秦家的大门大开着。

    首先进入屋里的是沈清和,依次跟着的是李铭昌和张胜茂,除了他们也再无其他人。

    当沈清和一眼看到方泽后,完全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快步上前走到方泽跟前。

    “果然是你啊,方兄弟!”

    然后直接对方泽行了一个礼,因为他一直感念着方泽在动车上的一番教化,而且还亲眼见识到了方泽施展的银针针法,这更让他对方泽敬佩不已。

    看着这一幕,所有人目瞪口呆。

    秦家人甚至都忘了招呼这一行人。

    特别是李铭昌,他跟沈清和齐名,什么时候见过沈清和对人这么恭敬过,搞得他都有些不知所措。

    而且那声“方兄弟”,让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称呼方泽了。

    不过想着连沈清和都跟这人称兄道弟,那他又何必去介怀这件事,本来医者达者为先!

    当即也客气的以一声方兄弟打了声招呼。

    而张胜茂不由暗地里重新打量了方泽一番。

    既然能得两位医学泰斗如此推崇,看来此人真的不可小觑啊!

    况且儿子的命还捏在这个人手上,这让他不由也客气的上前了一步。

    “方先生,之前拙妻多有得罪,还请方先生见谅啊!”

    态度之诚恳,倒也不算假。

    但方泽就像没看到没听到似的,只是和沈清和攀谈着。

    这让张胜茂尴尬至极,但他又发作不得,只好来到秦慕霜跟前。

    “小儿自幼顽劣,过于放纵,这场事故真的不能怪秦小姐,是张家之前唐突了,请秦小姐见谅!”

    说着,还朝秦慕霜弯了一下腰,以显示他的诚意。

    而秦慕霜则有些木然……
  http://www.022003.com/87_87268/30284606.html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