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归来最新章节列表:正文 第20章 女人心,海底针!_赘婿归来全文免费阅读_其他小说

2019年9月19日01:47:32 发表评论

    秦慕霜心头猛地一颤,甚至身体都微微颤了一下,但很快,她平静了下来。

    看着方泽,目光回复了冷漠,“做好你自己就行了,别的我不需要!”

    方泽有些愕然,他没想到这个老婆听了他的这番话,反而又变冷漠了。

    看来女人心,还真是海底针!

    不过很快,方泽也释然了,这个老婆本来就有些与众不同,自然不能以常人的心思去揣摩。

    张胜茂带着王爱凤终于来了。

    王爱凤一见到秦慕霜就跪下了。

    此时的她,头顶着一块带血的纱布,神情狼狈,甚至看上去有些凄惨。

    秦慕霜于心不忍要扶起她。

    她反而像受惊的兔子,直接就对着秦慕霜磕起了头来,不停的说自己错了。

    搞得秦慕霜也无言以对。

    王爱凤磕完头后,就开始狂扇自己耳光,每一下是真的很用力,而且还比方泽说的十个耳光多出了好几个,整张脸也很快被自己抽得像猪头了。

    然后眼巴巴的望着方泽,却又不敢开口。

    似乎之前三种物质齐泄,和一系列的事件,让她心里产生了很大的阴影,看到方泽就莫名的害怕。

    “方先生,如今拙妻已来请罪,还请方先生救救犬子!”

    张胜茂此时说道:“只要方先生能救下犬子,我们张家可以保证,不止以后见到秦家之人恭敬有加,甚至有什么需要,张家也必定赴汤蹈火!”

    方泽看了一眼秦慕霜。

    秦慕霜也在看他,表情略有些复杂的说道:“让这件事结束吧。”

    方泽点了点头,然后对张氏夫妇挥了挥手,“走吧!”

    看着他们走出大门,只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远去,秦慕霜还呆呆站在那里。

    也在这时,陶月瑛走到她身边。

    其实刚才的一幕她一直悄悄看着,只不过没有现身而已,至于秦登丰,早已鼾声如雷了,她也没叫醒他。

    “看来你这个老公这次回来跟三年前已经大不一样了!”

    “那又如何?”秦慕霜脸上已无任何表情。

    陶月瑛微微叹了口气,“或许你该正视他这个老公的身份了!”

    秦慕霜暗暗咬着红唇,半晌才说道:“我都已经承认了他是我老公,还要我怎么正视?”

    说完,留下一道清冷的背影,回房去了。

    知女莫若母,陶月瑛能明白女儿心中那份苦涩,虽然这个女婿这次回来是跟以前不大一样了,让她有些另眼相看,但正如女儿所说,那又能如何?

    他们永远不能成为真正的夫妻,这个女婿也始终只能是一个摆设!

    但身为人母,她怎么又不希望尽享天伦之乐?

    深叹了口气,真是造孽,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惩罚女儿,让她连做一个正常女人的权力都没有!

    方泽来到医院后,李铭昌赶紧要安排手术事宜。

    方泽却抬手制止了。

    “不用做手术?”李铭昌表示十分惊讶,甚至有些超出他理解的范畴了,不手术,伤者心脏那里的碎骨要如何取啊?

    张胜茂也很难理解,甚至觉得方泽是不是不想救他儿子,或者还想跟他谈什么条件,脸都有些发沉了。

    沈清和却是两眼放射出一道异彩,他是最相信方泽医术的人,或者说是相信方泽有着神奇手段,现在终于有机会见识了,他能不兴奋吗?

    “你们都出去吧。”方泽这时淡淡对一行人说道。

    “可是……”李铭昌很不“放心”,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张胜茂的脸愈发有些发沉,也愈发不放心。

    沈清和却笑着拉着他们,“方兄弟说不用手术就不用手术,我相信他,你们还是先出去吧。”

    意思很明显,他叫他们出去,自己却不愿出去。

    “沈老,您也出去吧。”

    方泽接下来的话,让沈清和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我也出去啊?”

    方泽点了点头,“我说过,救他就一定会救他,如果你们这样质疑我的话,我看我也没必要出手了!”

    “不是,方兄弟,我当然相信你,只不过我想见识一下你的神奇医术!”沈清和急道。

    李铭昌也尴尬笑道:“我们当然不是在质疑方兄弟,而是觉得不用手术取骨,有点让人匪夷所思!”

    张胜茂看了一眼方泽,见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暗暗咬了咬牙,姑且相信你一次,救下我儿子,你就是我最大的恩人,救不下,你就是我最大的仇人!

    “走吧,走吧,出去,不要打扰方兄弟了!”沈清和当然不好再赖着不走,拉着他们出去了。

    很快,重症室里就只剩下方泽和躺上床上晕迷不醒的张锋……

    “重症室的监控在哪?”来到外面后,张胜茂赶紧向李铭昌问道,虽说他选择了相信方泽,但还是放不下心来。

    “这……有点不合适吧。”李铭昌犹豫道,这种高级重症监护室当然安装有监控,但他知道方泽之所让他们出来,并不是单纯的怕打扰,应该是不想让他们看到他医人的手段。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既然装有监控就是让人看的,难道李院长不好奇他是怎么治我儿子的吗?”

    李铭昌心动了,其实就算此时不看,他也准备事后调出来看看。

    沈清和更不用多说,他本来就想见识一下方泽是如何医人的,况且方泽只叫他们出来,并没有叫他们不看监控啊。

    于是几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监控室,调出了重症室的监控。

    屏幕上只现出了一个方泽的背影,他好像站在那一动不动半天了,监控视角也无法捕捉到其它画面。

    “他在搞什么?”张胜茂皱眉道:“难道他就想凭着站在那,就想治好我儿子?”

    李铭昌和沈清和也是不解。

    不过沈清和说了一句:“或许他是在等什么时机。”

    “救病治人还要等什么时机,再等下去,我儿子还能不能撑下去都是问题了。”张胜茂看了看腕表,已经凌晨五点多了,距离天亮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不禁焦急道。

    “张总,稍安勿躁,既然我们选择相信方兄弟,还是耐心点。”李铭昌这时劝道。

    沈清和倒是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屏幕,他觉得方泽肯定是在酝酿病情,恐怕随时都会出手,他可不愿错过个绝佳的见识机会。

    但是让他们想不到是,屏幕突然一下子黑了!

    “怎么回事?”张胜茂一把拧起监控室的技术人员,“监控怎么看不到了?”

    那名技术人员战战兢兢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刚才还挺正常的。”

    李铭昌连忙拉住张胜茂,“张总,别急,还是先让他看看哪里出了问题。”

    张胜茂也觉得冲动了,松开了那名技术人员。

    那名技术人员也赶紧查看着是哪出了问题。

    沈清和却摇头叹息了一下,因为他不觉得这是监控出了问题,直觉告诉他,这是方泽故意为之的。

    并且由衷的在心里发出一声感叹,此人还真是高深莫测啊!

    果然那名技术人员怎么检查,也检查不出监控出了什么问题。

    这下,让一行人都有些沉默了。

    “走吧,既然方兄弟不让我们看,我们是怎么也看不到的,我们还是去重症室门口等吧!”沈清和摇头说了一句,然后率先向外走。

    李铭昌看了一眼张胜茂,也不好再说什么,跟了出去。

    张胜茂却还有些不甘心,望了一眼那黑黑的屏幕,但在这一瞬间,屏幕突然亮了起来。

    “好了!”那名技术人员也激动的喊了一嗓子。

    这声喊也让李铭昌和沈清和又快速折返了回来。

    张胜茂眼睛也瞪得大大的,但屏幕之上已经没有方泽的身影了,只有他的儿子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他怎么不见了?”
  http://www.022003.com/87_87268/30294387.html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