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归来最新章节列表:正文 第26章 但是现在,我不治了!_赘婿归来全文免费阅读_其他小说

2019年9月18日19:58:23 发表评论

    长衫老者大惊,他可不是一般的人,说高点,他也是一名修行者,体内已经初步凝练出了真气,算是入了修行的门,也可以说是一名武者,其身手拿在世俗来说绝对罕有敌手。

    因为当年宇文老爷子救过他的命,所以甘愿入宇文家为仆,这些年来一直保护着宇文南雁。

    可以说,这些年来,他其实很少出手,因为在江城,甚至整个江北,还真没什么人值得他出手。

    但想不到今天一出手,竟让人用一根手指就给挡了下来!

    虽然这不算是他的全力一击,但也不至于如此吧?

    这怎么能叫他不大骇,不震惊!

    “你,你怎么做到的?”大惊之下,满脸不可置信。

    而宇文南雁和施倩同时也是不可思议,她们当然清楚石老的厉害之处,居然能挡下石老的一击,而且还是用一根手指头!

    其他几名随行的黑衣人也大惊失色,甚至手都不禁放在了腰间。

    方泽指间轻轻一点,石老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把他震得连连退后了数步,地面也被他踩出了几道深深的裂痕,然后比刚才还要震惊的看着方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这一幕也是看得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方泽要不是看在这个老头出手并不是奔着他的要害而来,刚才那一下手下留了情,不然石老那条手臂绝对不保。

    饶是这样,石老那条手臂还在发麻,有一种碎裂的感觉,颤抖不已。

    他能感觉到,这是方泽手下留情了,只是没想到,一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年轻人,修为竟如此高,甚至他都很好奇,这个人是如何修炼的?

    “你叫宇文南雁是吧?”

    方泽这时转过来头,直视着宇文南雁,冷冷道:“我可以告诉你,本来我都已经答应了沈教授,会去治你爷爷,但是现在,我不治了!”

    他是真的有些恼火,求人治病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还三番两次动起手来,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说完,直接甩手而去。

    宇文南雁失神呆立在那里,胸口剧烈起伏着。

    在方泽直视她的那一刻,她突然产生了一种恐惧的感觉,她可从来没有怕过谁,只有别人怕她,这个人居然会让她害怕?

    还有,难道,自己做错了?

    他真的已经答应了治爷爷?

    那自己不是弄巧成拙了!

    她咬着嘴唇,心头有些恨恨。

    施倩也在一旁微微颤抖着,望着方泽消失的方向,不禁心中发出疑问,这样的人真的只是一个小家族赘婿而已吗?

    其他人也都呆立在原地,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方兄弟!”

    也这时,沈清和匆忙赶了过来。

    见到宇文南雁也在这里,怔了一下,“宇文丫头,你也在啊。”

    然后他扫视了一眼四周,并没有看到方泽,而且这些人脸色都有些不对,不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宇文丫头,你见过我跟你说的那位方神医?”

    “沈教授,我想知道,除了他还有人能救我爷爷吗?”宇文南雁不答反问道。

    “还有没有谁我不知道,不过老先生只剩下三天时间了,我只知道,目前除了方兄弟能救他外,我找不到其他人!你不是也在联系京城那边吗?难道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这点吗?”

    沈清和已然有些猜到,肯定是这位霸道凌厉的宇文大小姐把方兄弟得罪了,甚至有些后悔,不该先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想着自己好不容易遇到方兄弟,都已经使方兄弟答应帮忙这件事了,这下倒好,直接浇了一盆冷水。

    当下有些气呼呼的,毕竟他和宇文雄风也是多年的老朋友,而且也是他把宇文雄风留在了鬼门关外,所以比谁都在意这件事。

    但面对宇文雄风这个最疼爱的孙女又发作不得。

    宇文南雁脸上不由一红,她的确是让京城那边在找人,毕竟她不能只把希望放在一个人身上,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传过来。

    “小姐,我也相信此子能救老爷!而且此子绝不能得罪!”石老这时开口道。

    能一指震退他,让他毫无还手之力的人,也只有他清楚有多强大。

    一个如此强大之人,那么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甚至已经对方泽起了一丝敬畏之心,本来像他这种修行者,信奉的就是强者为尊,况且那个人还那么年轻,以后有着无限可能。

    石老的话,让宇文南雁有些失魂落魄起来。

    难道真的只有他才能救爷爷?

    想着爷爷只剩三天时间了,心里也开始焦急起来。

    看着她这个样子,沈清和叹了口气。

    “我跟方兄弟打个电话吧。”

    沈清和说着,拿出手机拨着方泽的号码。

    宇文南雁也屏息注意听着电话里的声音。

    电话很快通了,沈清和为了方便宇文南雁也听到,特意开了外音。

    还没有等沈清和讲话,电话里就传来方泽的声音。

    “沈老,如果您要说宇文家的事,就不必开口了,宇文家有钱有势,大可以另请高明。”

    “方……”

    沈清和还一句话都没有说,电话就挂断了。

    一时间,沈清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宇文南雁的脸色这时十分难看起来,似乎就连她周围的空气也骤然冷了不少。

    “宇文丫头,这事你还是先别管了,三天之内,我必然让方兄弟去治老爷子!”

    看着宇文南雁这副表情,沈清和生怕这个大小姐又要做出什么事来,赶紧说道。

    宇文南雁却什么也没说,直接挥了挥手,带着人离开。

    沈清和连忙拉住了石老,“石老,你最好劝劝南雁这个丫头,千万别再冒犯方兄弟了,方兄弟非一般人,得罪不得的,我亲自找他说说,或许这事能补救。”

    石老点着头,感慨道:“我也知道那位方兄弟非一般人,今天他让我大大见识了一把,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放心,沈教授,这事我有分寸!”

    有了石老这句话,沈清和才放下心来。

    等他们走后,他再次拨通了方泽的电话。

    方泽提起治病,倒想起了万千集团的那位傅总,一想到傅晚云,同样是有钱有势,觉得就比这个所谓的宇文大小姐亲善多了。

    这一带离万千大酒店好像并不远,他准备顺路去看看。

    再次接到沈清和的电话,本来想挂掉,但想了想还是接听了。

    “方兄弟,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宇文南雁那个丫头肯定得罪到你了,在这里,我代她向你赔罪!”这一次沈清和没等方泽开口就率先开口了。

    方泽淡淡一笑道:“沈老,您也不用这么客气,她没有得罪我,只是开出的条件太过于丰厚,让我的压力很大啊,所以这病还是不治为妙。”

    “方兄弟,我知道这个丫头有些盛气凌人,但能不能看在我这张老脸的份上,不要跟她计较,她所做的一切也是因救她爷爷心切啊。她爷爷宇文老先生可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啊……”

    在电话中,沈清和说了不少关于宇文雄风的英雄事迹。

    方泽沉吟听着,只到等沈清和说完,他才说道:“沈老,不是还有三天时间吗?”

    电话那头的沈清和先是一愣,然后大喜道:“我就知道方兄弟通情达理,那就这样了,我就先不打扰方兄弟了!”

    挂上电话后,方泽无奈摇了摇头,他这次回来,真不想当什么神医,不过听了沈教授说的那些关于宇文老爷子的事,有些人或许值得一救。

    只不过一想起宇文南雁那张盛气凌人的脸,就有些不痛快。

    不知不觉,他已经走到万千大酒店的门口。

    也在这时,一辆布加迪威龙突然停在了不远处。

    接着,竟是张胜茂从车里下来了。

    “方先生!”张胜茂见到方泽,一脸惊喜,距离明明不远,却是小跑着过来了。

    见到这个人,方泽脸微微有些发沉。

    张胜茂见方泽脸色不太好看,十分惶恐,连忙弯着腰,赔着小心说道:“方先生,之前是我不对,不该怀疑您的医术,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计较!”

    现在他称呼方泽都用上了“您”,可见已经对方泽敬畏无比了。

    方泽也懒得跟他去置气,“行了,有什么事,说吧。”

    见方泽脸色好转,张胜茂才小心翼翼说道:“方先生,之前您走得那么急,我还没有来得及感谢您了!”

    然后他指着那辆布加迪威龙,“秦小姐的车不是被犬子撞坏了吗,我一时也没找到合适的,这辆车就权当赔罪,还请方先生笑纳!”

    这辆顶级跑车本来是他之前为儿子定的,现在他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事,这车自然再不想给儿子了,就顺水人情要送给方泽。

    方泽看了一眼那辆车,倒没说什么,接过了车钥匙,毕竟算是让他儿子起死回生了,接受他一辆车也不为过,反正这对他们这种有钱人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见他收下车钥匙,张胜茂一喜,接着说道:“我听拙妻说方先生去过我家的珠宝店,那些店员不懂事,还请方先生不要见怪,拙妻已经好好教育了她们一番,而且把曹晓青那个贱人开除了!”
  http://www.022003.com/87_87268/30329070.html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