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回家做饭_赘婿当自强_

2019年9月19日21:05:20 发表评论

    “呃……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忙翻身爬了起来,一边伸手去拉苏南一边有些尴尬的说着。

    “扑哧”,苏南笑了起来:“没关系啦,新手难免会这样的,你不用这么尴尬,真不知道你和丽丽做那事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嘻嘻。”

    拉着苏南柔弱无骨的细滑小手,本就有些燥热的我,身体的某个部位瞬间又再次敬起了礼!我赶紧松开她的手,下意识的缩了缩下身。

    “咯咯。”苏南向我下身瞟了一眼,掩嘴笑了起来:“你怎么就这么容易激动呢?是不是我们丽丽没有把你伺候好啊?还是说你欲念很强?”

    “我……”我咬了咬牙:“我欲念就是强了点,不但欲念强,功能也强,你要不要试试?”

    “哦?”苏南打量了我一下:“可惜人家是有夫之妇了,否则还真想试试呢。”

    “有夫之妇?那你老公一定是个老司机。”我点了点头。

    “我老公……”苏南脸上闪过了一丝落寞:“不提他了,说说你和丽丽吧,你们过得幸福么?”

    我察觉到了她那一丝落寞,不由有些好奇:“怎么?你不幸福么?”

    “还好吧。”苏南叹了口气:“丽丽那样冷漠的人,你竟然受得了,还有了孩子,我真是佩服你呢,就这一点看来,你就比我老公强了许多。”

    “孩子……”我苦笑了一下,突然意识到我刚刚对她的戒备竟然不知不觉间没了,我心里一冷,连忙笑道:“冷漠吗?我觉得她还好吧,可能是你的错觉罢了。”

    苏南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细微的变化,微微一笑:“好吧,可能是我多心了,我们继续吧?”

    “哦,好的。”我心里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的把手放在了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上。

    经过了数次踩脚,数次跌倒,我终于慢慢的掌握了要领,渐入佳境的时候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刚刚接了起来,荣丽那冷漠的声音就穿了过来:“该回来做饭了。”

    我极不情愿的冷哼了一声:“知道了,马上。”

    “怎么?”苏南见我表情有些不爽的挂断了电话,连忙问道。

    “让我回家做饭,今天的课……”

    “嘻嘻,看不出来你还是好男人啊!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吧,明天你早点来。”苏南轻笑了一声,随即又道:“看起来你似乎不高兴呢,难道你不爱她?”

    “爱?如果不是为了……”我冷笑着刚刚说了一半,连忙改了口:“如果不是为了她,我会去学做饭吗?”

    “哦。”苏南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以至于我走了出去她都没发现。

    刚刚回到家里,就见荣威正满脸微笑的倚在厨房门口,我不由好奇:“荣威,你站这干嘛?”

    “嘘,你看。”荣威做贼一样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厨房里面。

    我刚刚把头凑了过去,就见荣丽冷冷的转过了脸:“干吗呢?还不过来?”

    “这……这什么情况?”我一脸错愕的看着已经被洗好的几样蔬菜。

    荣丽脸上现出一丝不自然,摘下手上的橡胶手套丢在一旁,指了指墙壁上挂着的淡金色炒锅:“记住,除了这口锅,你用哪个都行。”说完转身就走。

    “呃……等等!”我连忙叫住了她:“我又不是保姆,还得负责做饭?”

    “你先做了这顿,等一下我会给你个交代的!”荣丽头也没回的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我看了一眼一脸坏笑的荣威,摊了摊两手,走进了厨房。

    没过多久,四个小菜再次被我摆上了餐桌,我正要转头叫荣威吃饭,却发现荣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在我身边,我走出餐厅叫了一声:“荣威,吃饭了。”

    “哦,好。”荣威的声音从二楼传了下来,这小子,我就不明白了,明明那个女人不待见他,还死乞白赖的上去干嘛?

    我刚刚把两碗饭盛好,一转头才发现荣丽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站在了餐桌前。我愣了一下:“你……”

    “你不用管我,我会自己盛饭。”说着,荣丽举了举手中的小碗,接过勺子自己盛了一碗白饭,然后又转身去拿了一个盘子,每样菜各扒拉下一点,一手端起盘子,一手端着碗在我的错愕中转身走了出去。

    “她……”我不明所以的看向荣威。

    荣威见怪不怪的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这才道:“虽然我没和妈咪一起吃过几顿饭,但是,每次她都是这么吃的,我都习惯了,咱们也吃吧。”

    我看了一眼荣丽的背影,坐下扒了一口饭,心里满是问号。

    等我把碗筷都刷完,楼上传来了荣丽的声音:“莫凡,你上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

    我看了一眼荣威:“知道她要干什么吗?”

    “不知道,难道打算给我生个弟弟?”小家伙捂嘴奸笑了起来。

    “你……”我白了他一眼:“这都谁教你的?不学好!”

    “我在米国的课本上看的呀。怎么不好了?”小家伙一脸好奇的道。

    我这才想起米国学前就有性教育,这在米国是正常的,摇了摇头向楼上走去。

    房门打开的那一刻,我吃惊的发现,荣丽的房间竟和外面的风格完全不同,除了一盏吸顶灯散发着微微的黄光,其他的入目竟是一片雪白。雪白的墙壁,雪白的衣柜、床头柜,甚至连床和被子都是雪白的,难道,她真的是心理扭曲的变态?

    荣丽此事已经换上了一身粉色的丝质睡衣,翘起二郎腿坐在床边,一双肉色丝袜,让她本来就光洁的双腿显得更加诱惑,我不由有些躁动,同时也增加了一丝期待和疑惑:难道她真的打算给荣威生个弟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