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是没用_赘婿当自强_

2019年9月19日20:15:56 发表评论

    就在我正在纠结是跑还是反抗的时候,荣丽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我把阿姨辞退了。”

    “什么玩意?你这是要闹哪样?”我不由哭笑不得:“你这是要让我当保姆?”

    “啪”,一困人民币被荣丽甩在了床头柜上:“以后你做饭,我每个月给你一万块零花钱。”

    一万块?我连忙道:“我是不是还需要洗衣服做家务什么的?”

    “不需要,这些事钟点工会做。”荣丽满意的看了我一眼,拿起那困钱抛了过来:“没事了,你出去吧。”

    我接过钱正要转身,突然想起了那口锅的事,不由好奇道:“我为什么不能用那口锅?还有,你为什么要辞退阿姨?”

    荣丽突然脸色一寒:“到了该你知道的时候会让你知道的,现在,你给我出去!”

    我冷笑了一下转身走了出去,谁稀罕知道一样!反正每月有一万块拿,这就够了,我发誓,以后不会再对她的事产生好奇!

    接下来的几天荣丽都没怎么理我,除了每天做饭,逗逗荣威,再去接受一下苏南的的挑豆,呃……好吧,我承认,是互相挑豆,总体来说我的日子是快乐的。也就在培训结束的这天,荣丽带着几套新衣服回来了。

    “你,去把这几件衣服试试。”

    虽然她说话一如既往的冰冷,可我多少还是感觉到了点温暖,毕竟,这已经开始关心我了不是?

    当我换好了一身西装,她点了点头:“就这样吧,今晚带着Tom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如果给我丢人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一刻,我终于知道,我是自作多情了,人家给我买了昂贵的衣服只是要把我拉出去撑个场面罢了。直到和她一起带着荣威出现在一所华丽的会所时,我才终于知道,她安排我学了那么久的商务礼仪都是为了今晚做准备的。

    这家会所名叫至尊会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大富大贵之人,基本是没资格来,想到这些,我不由有些局促起来。荣丽一手挽住了我的胳膊,一手扯着荣威进入会所的时候,大厅里的人不约而同的把头转向了我们。

    荣丽满脸微笑的低声道:“今晚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你注意点。”

    我正要点头,一道欢快的声音传了过来:“呀!丽丽,这是你老公和儿子?你老公好帅,儿子也帅,像个瓷娃娃呢!”

    我转头看去,只见一个圆脸,短发,穿着公主裙的女孩正瞪大了眼睛打量我。我尴尬的笑了笑看向荣丽。

    荣丽微笑:“月儿还是这么会说话,来,我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莫凡,这是我儿子Tom,中文名字叫荣威。”说完,她又转头看了我一眼:“这是我的闺蜜,林月儿。”

    我微微一笑伸出了手:“美女,你好,我是莫凡。”

    林月儿连忙双手握住了我的手,一边摩挲着一边笑道:“呀,你真有眼光,帅哥,一会儿咱们跳个舞?”

    我转头看了一眼荣丽,见她轻轻点头,这才心里一阵窃喜,童颜,巨乳,妈的,就是什么也不做,只是抱着跳舞也是无比的享受啊!

    “好。”我点头应承了下来。

    林月儿刚刚欢喜的跳了一下,突然一道有些阴柔的冷哼传了过来:“哼!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荣丽也是冷哼了一声:“荣越,他是我老公,你最好把嘴巴放干净点!”

    “荣丽,你也太没大没小了,连声大哥都不叫么?再说了,他是你老公么?我怎么没听说过你结婚了?”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荣越,不得不说,荣家的基因还是很强大的,一个男人却长着一副让很多女人都嫉妒的脸,身材也是修长高大,除了声音有些娘,倒是一个让人无可挑剔的人。

    荣丽冷笑:“五年前我们在米国注册的,我是不是还要把结婚证给你看看?你配么?”

    “你……”荣越脸色变了变就要再说些什么,一个脸色红润,看起来有些和蔼的老人端着一个酒杯走了过来:“好了!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场合,都少说两句,宾客们还在呢!”说着,他竟然还微笑着对我点了点头。

    荣丽和荣越都冷哼了一声,转身看向老人。那老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在场的宾客们:“诸位,既然咱们人已经到齐了,那我就宣布一件事,今天,我荣建国已经满七十岁了,也是该享清福的时候了。所以我决定,会在一个月内让出荣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交由丽丽……”说着,他转头看向一脸激动的荣丽,又看了看满脸不屑的荣越继续道:“……或者荣越其中一人担任,而我,就在家好好享清福了。”

    荣建国说完的一瞬间,荣丽突然脸色发白,继而转红,过了良久才恢复正常。幸亏荣建国的威望似乎比较高,在他说完后众人都忙着向他祝贺,发现这种现象的除了我,也就只有荣越了。

    荣越走到荣丽面前冷笑道:“董事长之位可不是那么好坐的,你还是不要奢望的好!”

    “哼!同样的话,奉送给你!”荣丽不甘示弱。

    “你都已经嫁出去的人了,还想和我争?”

    “谁说我嫁出去了?我老公是入赘荣家,我儿子姓荣!你别忘了爸爸的遗嘱!你都结婚这么些年了,你的病恐怕是治不好了吧?”

    “你!”荣越突然笑了起来:“那好吧,让我们拭目以待!”说完,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没用的东西,只会站在女人身后!”

    我听到荣丽提到儿子,又说他有病,再联想到他的声音,断定这家伙八成是不能生育,不由冷哼了一声:“我是没用,可我让丽丽生了儿子,不像某些人,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