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饭桶?范统!_赘婿当自强_

2019年9月19日19:12:41 发表评论

    也许是我的声音有些大了,我的话音刚落,大厅里突然静了下来,望着突然看过来的众人,我虽然有些心虚,可还是正了正腰板,站直了身体。

    “你……”荣越脸色瞬间涨红了起来,咬牙切齿道:“你会为你所说的话付出代价的!”

    “代价?”我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你还能把我杀了不成?我随时等着!”妈的,你羞辱一下荣丽也就罢了,还一而再的羞辱我,真以为我这么好欺负,这么没用?

    “哼!”荣越气鼓鼓的转身就走。看见他转身的那一刻像极了女人,我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笑完我才注意到,大厅里的客人们,看我的眼神都充满了悲哀,如同看死人一般,我不由心里猛一咯噔。

    “他真的会杀了你的。”荣丽趴在我身边小声道。

    “啊?!”我心里突突的打起鼓来,这么一个阴柔的家伙竟然这么心狠手辣么?

    “不过,你今天的表现让我很满意,我不会让你被他杀了的!”荣丽突然微笑道。

    “呃……”说实话,看到她笑的那一刻,我突然升起了一股豪气,无所谓的摊了摊手:“要怎么样让他来好了,我无所谓!”

    荣丽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转身走向一旁去和宾客们聊了起来。我见她和宾客们有说有笑,并不怎么冷漠,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难道只对我才这样?不对,那苏南怎么知道她冷漠的?难道……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这个女人,我以后不能再和她有交集。

    “爸爸,我想吃那个。”荣威拉了拉我的手,指向条形长桌上的食物。

    “好,我带你去。”我点了点头,拉着荣威走向了长桌。

    给荣威取完了食物,看着他坐在一张小桌前开心的吃了起来,我脸上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能不能认识一下?”身后突然想起一道声音,我转过身,见一个油光满面的小胖子正举杯站在我身后,他这一笑,一双小眼在肥胖的脸上眯成了一条缝,看起来有些猥琐。

    “呃……你好,我是莫凡。”我礼貌性的伸出了手。

    “哈哈,我已经知道你叫莫凡了,我是范统,很高兴认识你。”那小胖子伸出手和我握在了一起。

    “呃……你这名字……”我有些吃惊,还有人叫这种名字么?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姓范,范仲淹的范,统一的统。老爹给起了这么个名字,真是难为情呀,嘿嘿。”范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个名字好啊,大气,自有一股雄霸天下的味道。”我言不由衷的夸奖道。

    “真的?你也这么认为?”范统得意的笑了起来。

    “嗯!”我点了点头:“不知道范兄弟……”我转头看了看荣丽,又看了看范统。

    “不,不,你别误会,我虽然以前对荣丽的确有些想法,可是现在知道你们结了婚,还有了孩子,我是绝对不会再有什么想法了。”范统连忙摆了摆手。

    “那你……”我有些疑惑,按说,我刚刚得罪了荣越,应该不会有人再搭理我才对。

    “其实也没什么了,我们范家主要是做旅游开发的,很多时候需要荣氏旗下的传媒公司做宣传和一些软性植入,可是目前荣越把持这这些,死活就是不做我们范家的生意,我……”不等范统说完,我就明白了,还是因为荣丽。

    “可是,华夏传媒公司多了,干吗非得找荣氏?再说了,你们又不是不给钱,他干吗不做你们的生意?”我很是不解。

    “他为什么不做我的生意……这个还是以后再说吧,”范统苦笑了一下:“华夏的传媒公司是多,可荣氏旗下的这家在整个华夏也找不出第二家能与他们比肩的,他们的影响力太大了。”范统叹了口气。

    “那你怎么不找荣丽去说?”

    “兄弟你这就外行了吧?刚才听荣丽说你们是在米国登记的,估计你一直在米国吧?不了解也是正常的。”范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这和我是不是在米国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你从米国回来肯定不是很理解我们华夏的文化。”范统猥琐的笑了起来:“自古到今,华夏都有一种床头文化,你没在华夏,是没体会过它的厉害啊!”

    “我听说过床上文化,没听说过床头文化。”说到床上文化,我不由想起了那些看过的岛国动作片,嘿嘿笑了起来。

    “啧啧,看你那猥琐的样子?我说的是枕边风好吧!”范统白了我一眼。

    说老子猥琐?你不觉得自己就很猥琐吗?可是,枕边风?我吹的起来么?毕竟我连她的枕头都没碰过。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可是,她又做得了主么?”

    “笨啊!她不是有机会当董事长了吗?到时候还不是小菜一碟?”范统得意的笑道。

    “可是,那候选人不是还有荣越吗?没那么容易吧?”我皱起了眉头。

    “荣越?他算个什么东西!”范统不屑的仰起了脸:“如果他不是需要荣氏传媒,我都不带正眼看他的!”

    看着范统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恐怕家世也不简单,我不由心里一动:“可是,他刚刚还说要杀了我的,我刚从米国回来,在华夏没有任何根基……”

    “要什么根基?就算你是个大街上要饭的,可是现在你已经成为了荣丽的老公,他敢轻易动你?”范统冷笑着摇了摇头:“最多也就给你弄个伤残什么的。”

    范统说的不以为然,可我心里砰砰直跳,伤残,妈的,还不如杀了老子!

    “噗!”范统看了一眼脸色微变的我,突然笑了起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