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们在干吗?_赘婿当自强_

2019年9月19日18:08:41 发表评论

    “呃……你笑什么?”我有些疑惑,老子被打残,他怎么笑的那么开心?他到底哪头的?

    “看你那副怂样!弄残了你的话,你家荣丽非和他拼命不可,他顶多打你一顿!”范统不屑的笑了:“现在的社会,打架么?不就是打钱?你放心好了,到时候我会帮你打几块钱的。”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打就打呗,哥们又不是没打过。”

    “嗯,看来你也是不怕事的主,到时候别忘了叫上我啊!”范统哈哈一笑从兜里拿出了一张名片塞到我手里:“记住啊,到时候别忘了哥们。”

    “嗯!”我点了点头,一转眼瞥见荣越走向了荣丽,不知道和荣丽说了什么,只见荣丽皱了皱眉头,跟着他向偏厅走去。

    范统看了一眼正在一边吃东西的荣威笑道:“你跟过去看看吧,你那小娇妻毕竟是个女人,和荣越又不对头……这小家伙我帮你看着。”

    荣丽是我的金主,万一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办?我连忙点了点头,向着二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所谓偏厅也就是一间不是很大的房间。当我跟到偏厅门口的时候荣丽和荣越已经走了进去,我四下打量了一下,见没人注意到这边,一边小心的戒备,一边偷偷把门打开了一道缝隙向里面看去。

    荣建国端着一杯红酒坐在一个小圆桌前,看了看刚刚走进来的荣丽和蔼的笑道:“丽丽来了?坐吧。”说着,指了指身边的小沙发。

    荣丽皱了皱眉头,迟疑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

    荣越不等荣建国招呼便也自顾在他左边坐了下来。

    “喝点什么?”荣建国笑道。

    “还是直入正题吧,找我来什么事?”荣丽似乎并不买荣建国的账。

    “你……”荣建国苦笑着摇了摇头:“是我对不起你呀!如果不是我……”

    “没用的话少说,说正题!”荣丽冷冷道。

    “丽丽你就这么恨我么?我毕竟是你爷爷呀!”荣建国现出一丝落寞的表情。

    “哼!我没有你这样的爷爷!如果你把我叫来仅仅就是要说这些,不好意思,我没空!”说着,荣丽就要起身。

    荣建国连忙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等等,我还有事!”

    荣丽一脸厌恶的甩脱了荣建国的手再次坐下:“说正事!”

    我看了看一脸尴尬苦笑的荣建国,觉得这个女人真是不近人情,一个七十岁的老人都这么低声下气了,她却还是这么一副死人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了她似的,心里不由更加讨厌她了。

    “那好吧。说正事。”荣建国苦笑着摇了摇头:“关于下一任董事长的人选问题。”说着,他看了一眼荣越回过头继续向着荣丽:“不怕荣越说我偏心,其实我义属的是你,这不只是因为你爸爸的遗嘱的原因,这其中也包含了我对你的愧疚。”

    荣丽脸上闪过一丝意外:“你……”

    “你别这么意外,做人都是要凭良心的,我老了,我想看到的是你们姊妹和睦,能让我安享天伦。等有一天你到了我这岁数,我相信,你会理解我此时的心情。我知道,你很难原谅我,毕竟你爸爸的死和我有莫大的关系,可是,你爸爸是我唯一的儿子,难道我就不心痛吗?”说着,荣建国眼中留下两道浊泪,他胡乱的用手抹了一把:“丽丽,你能原谅爷爷吗?”

    “我……”荣丽脸色复杂了起来,良久,她叹了口气:“爷爷吧,我答应你,以后我会和莫凡多带儿子回家陪你。”

    “好!好!哈哈。”荣建国开心的笑了起来。突然,他脸色微变:“看我,真是老糊涂了!忘了你当董事长还有一个先决条件。”

    “爷爷你说的是董事会选举?”荣丽皱了皱眉头。

    “不错,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荣家拥有整个荣氏百分之七十的股权,对公司拥有绝对的掌控权,我力挺你,相信其他股东不会有什么意见的。”荣建国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霸气,在荣氏,恐怕真像他说的那样,他说一不二!

    果然,荣丽听荣建国这么说,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有些得意的看向荣越。

    荣越苦笑了一下:“你不用看我,爷爷都已经做了决定,除了服从,我还能做什么?”

    荣丽叹了口气:“你毕竟是我大哥,我只拿回我应得的,其他的还是你的,你放心好了。”

    “嗯,那就多谢丽丽了。对了,那个莫凡,我会多照顾他的,你放心好了!”荣越无所谓的说道。

    听到这话,我心里突然一紧,隐隐觉得似乎会发生什么事,可是看到他们一家子聊的还挺融洽,始终想不透到底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担心。

    “不过,虽然咱们定了,也基本是十拿九稳了,可是过场还是要走的。不但要走,还要把整个选举过程在集团网站上直播,让他们看看,我们荣家的小公主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杰,怎么样?”荣建国笑着看向荣丽。

    荣丽无所谓的点了点头:“按爷爷的意思办就好了。”

    “好,那就好。”荣建国满意的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我们把宾客们一直扔在外面是很不礼貌的,我们出去见见他们吧?”

    “好。”荣丽和荣越同时站了起来。

    我一见这是要出来的节奏,连忙低着头紧走了两步。刚刚走出偏厅门前的走廊,只听“哎呀”一声,就觉得胸前一软,抬眼看去,却是正好和林月儿撞了个满怀。眼看她就要摔倒,我急忙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正要向林月儿解释,就听身后吴越有些尖细的声音传来:“这不是莫凡么?你们在干吗?”

    我转头看了一眼满脸戏虐的荣越,一脸不解的荣建国,还有眼含怒意的荣丽,再看了看被我抱在怀中的林月儿,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