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绿毛龟_赘婿当自强_

2019年9月19日15:03:12 发表评论

    她连忙干咳了两声自信道:“放心,一切都在掌控中!”

    “呵,那倒是我多心了。”我自嘲的笑了笑。

    “莫凡。”

    “嗯?”

    “谢谢你。”谢我?我突然有些受宠若惊,这个女人嘴里,也能说出谢字?还是对我?

    “没事,反正我也没做什么。”我不在乎的摆了摆手。

    “不,今天,我觉得很解气。”荣丽重重的摇了摇头。

    解气?我仔细想了想也觉得解气,不过下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这种解气是建立在荣越随时会报复我的基础上的,马上就开心不起来了。

    荣丽等了许久不见我说话,突然转头看了我一眼:“你……”然而,她话没说完突然皱起了眉头,“有人跟着我们。”

    “嗯?”我连忙转头向后看去,只见一辆车不急不慢的吊在我们车后百米远的位置,我皱了皱眉头:“前面路口转弯,我们不去医院了。”

    “好。”荣丽点了点头加快了速度。在路口处,一打方向离开了近在迟迟的医院。

    然而,那辆车子也在我们转弯之后跟了上来,还是不急不慢的吊在我们车后。我小声嘟囔了一句:“靠!这跟踪的也太光明正大了吧!真尼玛嚣张!”

    “是荣越!我认识那辆车。我们怎么办?”荣丽毕竟是女人,此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我不屑的冷笑:“我们回家。这大街上到处是摄像头,我就不信他敢对我们怎么着!等我们到了家,他敢硬闯,那就是私闯民宅,我拿刀劈了他,也顶多判我个防卫过当,蹲几年。”

    荣丽眼神复杂的通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加快了速度。

    直到我们进入了家门,那辆车子才掉头离开。荣丽长出了一口气:“这家伙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那你怎么不教训他一顿?刀子不是你的人吗?”我有些疑惑。

    “刀子那种小角色差了点,要收拾他,除非……”

    “除非什么?”我现在迫切的希望能有一个人出来收拾了荣越,这样我才能安稳的睡觉,被人惦记着真不是什么好事。

    “唉!算了,这些天你就忍忍吧,等我当上了董事长,他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荣丽叹了口气转身向楼上走去。

    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也不过就是再等几天的事,那就做几天缩头乌龟又怎样?反正绿毛龟已经做了,我还在乎什么?

    第二天一早荣丽就去了公司,我和荣威吃过了早饭,左右没什么事干,就开始对着电视打游戏,刚刚玩了没一会儿,荣威突然丢了手柄叹起气来。

    “怎么了?”我有些好奇,这小小的年纪,哪来的那么多烦恼?

    “我都从米国回来这么几天了,妈妈怎么还没给我安排好学校?天天在家呆着,我身上都快长毛了。”荣威撇起了嘴。

    经过了昨晚的事,我倒是理解了荣丽的想法,荣威现在上学的确不合适,我连忙打了个哈哈:“也许学校不太好安排吧,毕竟你这是半路转过来的,还不是从华夏的学校转来的,手续上可能需要不少时间。”

    “也许吧。”荣威没了什么兴致,叹了口气:“爸爸你自己玩吧,我去那边思考下人生。”说着,他转身走向落地窗边,躺在了躺椅上,抬头看着天。

    “你不热么?”我看了看外面已经升起的太阳。

    “别烦我,我做日光浴呢。”小家伙眼也不睁的道。

    我笑着摇了摇头,这才多大点的孩子?知道的还不少,又是思考人生,又是日光浴的,难道米国教出来的孩子就是和我们华夏的不一样?对此,我其实是嗤之以鼻的。

    一个人的游戏的确没什么意思,我拿出手机开始微信摇一摇附近的人,摇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一个在线的,离我三公里,还是个叫绿毛龟的男的,顿时没了兴趣。正要丢下手机,那个绿毛龟突然向我发出了好友请求。抱着同病相怜的心理,我通过了他的好友请求。

    “你好。我是绿毛龟。”

    “呃……你好,我也是绿毛龟。”我开玩笑似的回复了一句。

    “你不是开玩笑吧?”我都能感觉到那边的吃惊。

    我微微一笑,“我和你开什么玩笑?反正大家谁也不认识谁,甚至连男女都不知道,有必要惺惺作态么?”

    “也是。我就是因为这个才想着随便加个人聊聊的,看到你的名字,觉得有些意思,就冒昧的加了你,不介意吧?”

    我刚刚的目的也是随便加个人聊天,随手回复:“不介意。”

    “那你能不能把你的故事将给我听听?”

    这个人看起来有些八卦,不过我反正也无聊,讲就讲呗,反正也没人知道我是谁。于是乎,我就避重就轻的讲起了我的悲惨经历。过了良久,那端终于有了回复:“唉!你这好多了,毕竟人家只是二婚,又没有背着你偷人,我可就比你悲惨多了。”

    “哦?怎么个悲惨法?”我顿时来了兴趣,这年头,人总是喜欢比惨的,看到别人比自己惨就会几乎有些心理变态的莫名的高兴,然而,我也是不能例外的。

    “我和我老婆一直很恩爱,有了女儿后,我老婆就在家专门带孩子,然而,前不久,因为我们单位下属的一家外地公司出了问题,我不得已要去灭火,也就在那段时间,出了一件让我后悔终生的事。”

    “哦?什么事?头上绿了?”我好奇了起来。

    “如果仅仅是这事,大不了就是离婚而已,还不至于让我后悔终生。”那边回复的很快,可是却让我感到蛋疼,没什么实质内容,却勾起了我继续了解下去的想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