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绝不后悔_赘婿当自强_

2019年9月19日07:52:31 发表评论

    “呃……你,你这是怎么了?”我见她这个样子,心里突然有些心疼起来。

    “呵!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荣丽冷笑着看了我一眼,在那一眼里,我分明的看到了恨,满满的恨意!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失去了一切!”荣丽歇斯底里的吼着。

    我终于明白,原来是董事会的选举她落败了。我看着这个哭得可怜的女人,轻轻走了过去,想把她拥在怀里。

    “滚!滚开!”荣丽疯了一般打开了我的手:“我不要你装好人!没有你,我怎么会落败?我不想再见到你,滚!”

    我?这关我什么事?

    “到底怎么了?”我忍不住想要了解这事情的经过,我迫切的想要帮她。

    “滚!”荣丽似乎恨透了我,见我不走,突然冲向厨房拿出一把刀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妈妈!”荣威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荣丽冷冷的看了荣威一眼:“你也滚!”

    “可他是你儿子!”我终于忍不住吼了起来:“你他妈清醒一下好不好?”

    “他不是我儿子!他是我领养的!”荣丽把刀再次往自己的脖子边凑了凑,我甚至看到一道血迹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脖子上。

    我吓坏了,这个女人此时的状态,真的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我连忙伸出手:“别,我走,我走!你不要做傻事!”说着,我转头看了一眼荣威:“荣威,跟我走。”

    “不!她是我妈妈,不管我是不是她领养的,她都是我妈妈,即使她一无所有,她还有我!你走吧,我必须要留下来陪着我妈妈。”荣威摸了摸眼泪,眼神中满是倔强。

    荣丽听到荣威的话,转头看了一眼荣威,突然垂下了手中的刀,似乎清醒了似的瞪向我:“你走吧!我不会容忍背叛我的人和我在同一个屋檐下!否则,我只有死!”

    背叛?我什么都没做,何来的背叛?不行,我一定要查清楚!即使必须要离开她,离开这个家,我也要清清白白的离开!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给你做的饭还在桌子上,等会趁热吃点吧,我走了。”

    关上门,我心里就有些后悔了,这个女人现在这种状态,再加上她阴晴不定的性格,不会出什么事吧?荣威跟着她……我想要回头进去,可是看了看那扇已经关上的门,我默默的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终于看到一个公交站牌。看着缓缓开来的公交车,我不知道我该去哪,我还能去哪。也许,我应该去医院吧?可是,荣丽的事……

    “你上车不上?不上我就走了!”司机对着我吼了起来。

    我抬头看了一眼公交车,12路,终点站市三院。我终于迈开了腿。刚刚上车不久,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陈医师。”

    “莫凡,你在哪?快,快来医院!”陈医师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怎么了?”我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你院长妈妈,她,她去了!”

    “什么?!”我吃了一惊,连忙挂断了电话:“司机停车!”

    “刚起步就停车,你逗我呢?!”司机没好气的道。

    我眼睛一下红了起来,过去抓住了司机的脖子:“你妈的!停车!”

    司机被我抓住脖子的那一刻惊慌的瞥了我一眼,连忙深踩了一脚刹车,我顾不得车上不多的几人好奇的目光,连忙冲了下去。

    这里远离市中心,不算繁华,我瞟了一眼马路上经过的为数不多的车,竟没有一辆出租车!我顾不得那么多,一下跳入了马路中央,“吱……”一阵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响起,“彭!”虽然那辆白色的捷达及时的停了下来,可我还是被撞出了两米开外,司机伸出脑袋:“你妈的,想死也不要找我呀!”

    我看了看身上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伤,忍住疼痛爬了起来,不由分说过去拉开了车门:“快送我去三院!”

    “你有病吧?你这是碰瓷儿!我可以告你!”那司机再次骂了起来。

    我伸手拿出身上仅有的一千块钱甩在了司机面前:“我不是碰瓷儿,也不要你负责,以最快的速度送我过去,这些就是你的!”

    司机连忙点了点头,箭一样的跑了出去。

    当我踏进病房的那一刻,负责照顾我院长妈妈的那个保姆立即“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莫先生,我……”

    我没有理会她,直接走到院长妈妈的病床前,颤抖着双手掀起了蒙在她脸上的床单,我看到她因缺氧而肿胀,发绀的脸,豆大的泪珠忍不住“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我伸手帮她合上了瞪得滚圆的血红双眼,缓缓的转过身来。

    “怎么回事?”我一把抓住那保姆的衣领提了起来。

    “我……”那女人哭了起来。

    “莫凡,你冷静一下,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陈医师连忙过来拉住我的手:“本来你院长妈妈的手术很成功,这位阿姨也很负责,只是今天上午,她见你院长妈妈精神不错,特地问了我,经过我允许才去给她弄碗粥喝,也就走开了那么一会儿,你院长妈妈的氧气管就……就……”

    “就怎么了?”我冷冷的问道。

    “就不知什么时候漏气了!所以……”陈医师脸色难看了起来。

    我走过去看了一眼切口平滑的氧气管,心里顿时如五雷轰顶一样气闷:“妈的,这是漏气这么简单么?这分明是谋杀!你他妈说的真是轻松!”我一把掐住了陈医师的脖子:“今天,你必须给我个解释!否则我就弄死你!”

    我红着眼睛看着众人,连续的打击已经让我彻底丧失了理智,我发誓,无论是谁害了我的院长妈妈,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哪怕是我会死,可我,绝不后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