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大军_赘婿当自强_

2019年9月19日04:01:44 发表评论

    “大军?”我张大了嘴巴看着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个一脸煞气的平头青年。

    “你是?”他停下了身子,仔细看了看我,突然惊喜的冲上来一把抱住了我:“小凡!你是小凡!”

    大军是一米九几的魁梧汉子,此时一把抱住仅仅不到一米八的我,顿时把我勒的喘不过气来。我用力拍了拍大军的后背,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大军,松,松开!”

    大军似乎意识到他把我抱得有些紧了,连忙放开我,笑着在我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瓮声瓮气的道:“如果我没记错,你小子应该小我两岁,二十三了吧今年?”

    “嗯。”我轻轻点了点头。

    “好小子!这么多年不见,连声哥都不叫了?”大军戏虐道。

    大军和我是一个孤儿院出来的,本名叫刘成军,因为小时候调皮捣蛋,爱打架,所以十八岁那年就去当了兵,也是那年开始,我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个当年最要好的兄弟。

    “还现在不叫哥?我啥时候叫过你哥?也就是你现在长高了,要不我非收拾你。”我嘟囔了两句继续道:“你不是当兵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这……”大军脸色略一暗淡,转头看了看已经站在他身边的几名黑衣人:“你们去忙吧,这是我兄弟,没事。”说着,他又看了一眼被我打的那个调酒师:“等会去会计那里拿两千块钱医药费,就说是我说的。”

    见那调酒员连连点头,大军拉着我转身向二楼走去:“我的办公室在二楼,咱们去二楼说。”

    我不好意思的看了那调酒师一眼,转身跟着大军向楼上走去,我不知道大军在这里是什么身份,但是看他说话的样子,身份一定不低。

    二楼是一个个小包房,包房走廊的尽头,大军打开了房间门,指着里面一件硕大的办公室:“进来吧,这就是我的办公室。”

    我打量了一下大军的办公室,办公室足有百十平方,里面不但办公设备齐全,甚至娱乐设施也是完备,甚至还有台球桌!大军打开了冰箱递给我一瓶冰啤酒:“我回过家里,院长妈妈不在那里,你知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院长妈妈,她……”说到院长妈妈,我的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大军脸色一变:“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她退休后就去了定远县城定居,就在前不久,得了脑出血……”我用了几十分钟的时间终于把这些天发生的事简单的和大军说了一下。

    “啪!”大军的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冷脸道:“你是说,院长妈妈可能是被人害死的?”

    “是,说起来这也都怪我,怪我和那个荣越置气。”我低下了头。

    “你做的没错!这不怪你,院长妈妈从小就教我们,男人不能怂,如果你当时忍了我才看不起你!走!现在跟我一起去活剥了那个王八蛋!”说着,大军就开始拉着我往外走。

    “大军,等等。”我连忙拉住大军:“他有保镖,还有钱,找人弄死我们简直易如反掌,这件事我们得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你怂了?院长妈妈的仇不报了?”大军瞥了我一眼:“滚!我看不起你!”说完,大军再也不看我一眼,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我素来知道大军说到做到的性格,连忙跟了上去:“大军,我已经托朋友在帮忙了,相信很快就能查出到底是不是荣越干的,而且我们现在去找荣越,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呀?”

    “嗯?”大军转回了头:“你托的谁?”

    “一个警察朋友,据说在警界很有实力,相信她……”我话都没说完,大军就冷哼了一声:“警察?最靠不住的就是他们!这件事你不用管了,弄不死荣越,老子这些年的特种兵不是白当了?”

    “你……”我正要再说话,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一见号码,连忙拉住了大军:“她打电话过来了,我们先看看她有什么要说的。”

    大军迟疑了一下,跟着我再次回到了办公室里。

    我一边关门,一边接起了电话:“月儿,怎么样?”

    “我这边调看了医院今天所有的监控资料,病房门口的监控显示从今天上午陈医师查过房后,一直到发现你院长妈妈去世,都没可疑人员进出,不过……”林月儿有些迟疑了。

    “不过什么?”我皱起了眉头。

    “不过和你院长妈妈同病房的一个老太太今天被他儿子带着强制出院了,我们已经调查了那人的情况,他是做保镖出身的,后来在一次车祸中受了伤,得了雇主一大笔钱之后就退出了这行。”

    “那他之前给谁做的保镖?”

    “荣文理,荣丽的爸爸。”

    “果然是荣越!”我咬牙切齿的道。

    “我也这么认为,可是,我们今天下午已经传唤了他,据他说,他们出院的时候你院长妈妈还很正常,以后的事,他不知道。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证据……我已经让人继续查了……”

    “我明白了,谢谢你。”没等荣丽说完,我知道,这是恐怕成为悬案了。我冷着脸挂断了电话,立即就有些后悔,我应该把那个保镖的名字和住址要过来……

    “怎么样?”大军迫不及待的道。

    我正要再次给林月儿打电话,手机突然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信息,上面清晰的写着:顾顺,男,39岁,曾任荣文理保镖兼司机,家住……。

    我眼睛一亮,好一个善解人意的林月儿!谁说胸大无脑?她这做得不是天衣无缝?我转头看了看大军,这种事,警察不好硬来,他却是再适合不过了!

    大军见我看向他,没好气的道:“你说话呀!别他妈这么看着老子!”

    我正要说话,手机突然再次响了起来,我看着手机上的微信来电,不由皱起了眉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