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苏南的坦白_赘婿当自强_

2019年9月19日02:55:35 发表评论

    “他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迷惑了起来。

    “管他呢,快点接,接完了咱说正事!”大军催促着我快点接起来。

    我一头雾水的刚刚接起来,电话那端就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兄弟,我终于知道那个女人的姘头是谁了!他妈的,原来还是个大人物!”

    “绿毛龟,哦,不,大哥,你的女人是叫苏南吗?”

    “怎么?你认识她?”那人有些意外。

    “嗯,认识!她的姘头究竟是谁?”

    “据私家侦探说,他好像是荣氏的总裁,叫什么,哦,荣越!”

    “荣越!”一瞬间,我明白了苏南为什么总是试探我和荣丽。

    “我想杀了他!”绿毛龟咬牙切齿的道。

    “呃……你最好别这么做,恐怕没那么容易!”我叹了口气。

    “不,我是说,我要杀了这个狠心的女人!如果你有空,还请常去看看我女儿。”

    “你……”我吃了一惊,正要说话,突然发现他已经挂断了电话。

    大军迫不及待的探了脑袋过来:“可以说了吧?那警察怎么说的?”

    “她告诉我了一个嫌疑人,只是警方没有证据,她把那人的资料发给我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找他。”我看了一眼手机:“可是现在,我们恐怕去不成了。”

    “为什么?”大军不解的道。

    “因为有人要在你的酒吧里杀人了!”我苦笑着把手机递给了大军,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绿毛龟的微信竟然开着位置共享,让我很快发现了他的位置,竟然就在大军的酒吧!

    大军脸色一变,赶紧打开了电脑的显示器,只看了一眼,连忙拉着我跑了出去。

    “咣!”一脚,大军踹开了二楼一个包厢的门,直接冲了进去。

    “你们……”屋子里,一个三十来岁的黄脸汉子满脸惊慌的看着我和大军。

    “你妈的!敢在我的场子里杀人!”大军冷不丁的一巴掌甩了出去,那汉子猛的后退一步,躲了过去。

    “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莫凡!快,快救我,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苏南一见我跟了进来,连忙一脸惊喜的道。

    我叹了口气走到那名黄脸汉子面前:“是我,咱们刚刚通过电话。”

    “是你!”他转头看向大军:“他……”

    “我朋友。大哥,我劝你还是不要冲动,毕竟,杀了人,你也难逃法网。”

    “可是,她害了我女儿……”那黄脸汉子看了被绑在沙发上的苏南一眼,突然蹲在地上抱头哭了起来。

    “是我,那又怎样?你知道自从有了她,你把我冷落在一旁时我的感受吗?我是个女人,我也有需求,可你呢?一周回家一次,还说自己累!我恨她!那天保姆不在,我就带着她去见荣越,我看着荣越在她头上划出伤口,我看着她流血,看着荣越用烟头烧她,看着荣越把她狠狠的摔在地上,那一刻,我很解气你知道吗?我心里很爽!你刚刚不是一直在问我为什么要救她吗?告诉你,那不是因为我仁慈,是因为我太恨她,我要让她生不如死!”苏南突然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

    我听着这些,不由的头皮发麻!这得是一个多么冷血,多么惨无人道的女人才能做出这种事?我真想上去狠狠的抽她,然后杀了她!

    “啪,啪!”两声脆响,我转头看了过去,只见大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苏南面前,两个大嘴巴子把她打的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本来对她还有一丝怜悯的我冷声道:“你真是一个畜生!不,说你畜生都玷污了畜生!你一直在试探我和荣丽,是荣越指使的吧?”

    “呸!你个穷屌丝!是,那又怎样?从第一天见到你,我就觉得你和荣丽之间的关系有问题,所以我就一直在试探你,是我觉得你和荣丽好像有了实质性进展,以免夜长梦多,向荣越建议的提前举行董事会选举,也是我让荣越解除了荣丽的职务,怎么样?你咬我呀?你报警抓我呀!大不了也就是个虐待罪,凭荣越的关系,一个月都不要我就又出来了,你算个什么东西?”到了这时,苏南也明白了我已经不打算再救她,索性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这么说荣越派人杀我院长妈妈的事你也知道了?”我突然问了一句。

    “什么?!他,他真的杀了?我就是那么一说……”苏南的脸上慌乱了起来。

    “你说的?!”大军突然爆喝一声,随手抓起一支啤酒瓶砸在了苏南的脑袋上,鲜血如注!

    “等等!”我连忙拉住了大军。

    “怎么?就这种女人,留着她干什么?妈的!我刚才就想弄死她了!”大军咬牙切齿的道。

    “弄死她是小事,可是你怎么办?抵命?太天真了!”我冷哼了一声。

    “我……”大军挠了挠头不再说话。

    “哈哈,你还是不敢让我死!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叫救护车!”苏南张狂的突然笑了起来。

    “答应我,转为我的证人,我不会让你死,如果你还执迷不悟,那……”我冷笑着看着苏南。

    “你想利用我搬倒荣越?你想得太简单了!到时候他完全可以推个一干二净!不如你放了我,我让他放过你,否则……”

    “否则怎样?”我的心越来越冷。到了这个时候,苏南还想威胁我,我已经一无所有了,还怕你的威胁?

    “否则他会杀光你身边所有的人!让你永远活在内疚里!”苏南近乎西斯底里的吼叫彻底激怒了站在一旁的大军,他骤然暴起,随手抓起一只酒瓶再次砸在了苏南的脑袋上,瓶子再次应声而裂。

    大军看了看手中只剩下半截的瓶子,“噗呲”一声,扎进了苏南的喉咙!“咕嘟,咕嘟……”苏南的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抽搐了几下,渐渐没了动静。

    静!小包房内死一般的静!我看了一眼那名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又看了看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悠闲的擦着手的大军,心里“咚咚”的直打鼓。

    也正在这个时候,包房的门被敲响,“咚、咚、咚!”一下,一下,仿佛敲打在我心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