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顶包_赘婿当自强_

2019年9月18日23:50:06 发表评论

    “谁!”大军头也不转的问了一句,那一刻我在他眼中看到了狼一样的目光,竟莫名的有些害怕。

    “呃……大军哥?我是六子,来给客人送酒水的。”

    大军轻轻出了一口气:“回去吧,不要了。”

    等了许久,大军终于缓缓的开口:“你们走吧,这事我会扛下来!”

    “走?”我看了大军一眼:“你真的以为我是怕事的人?既然我们是兄弟,我们一起扛!”

    大军脸上现出一丝感动:“小凡,你走吧,这辈子认识你,我不亏!一个扛是死,两个扛也是死,院长妈妈的仇还没报,我们怎么能一起死?”

    “不,我不走!你走吧,我反正是个没用的人,还是留着你去报仇吧。”我叹了口气。

    “呃……二位,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那个黄脸汉子突然开了口。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你也是受害者,你现在可以走了。”大军轻轻摇了摇头。

    “不,不,我不是说这些。”那汉子竟然摇了摇头。

    “那你……”我有些意外,难道他……

    “我是说我来扛!”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大军吃了一惊:“为什么?”

    “没有你们,我原本也是打算杀死她的,我在这世上除了我那脑死亡的女儿,已经没有别的亲人了。现在她死了,我除了有些放心不下我女儿,心愿也算完成了,可是你们似乎还有事没做,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你们这么深的仇都没报,怎么能去坐牢?”

    “那你如果扛下了……”

    我话没说完,那汉子就摆了摆手:“其实我早已经想通了,她在医院也只是吊着命罢了,脑死亡,即使还有奇迹发生,也会是一个瘫痪,与其这样,那还不如任其自生自灭,早死早托生!我已经变卖了所有家产,给医院预交了三百多万,相信也能顶一阵了,如果能活过来,是她的造化,活不过来,那就投胎好了。而我,也已经安排好了退路。”说着,他神秘的笑了起来。

    “什么退路?”我好奇了起来。

    “实不相瞒,我已经联系好了蛇头,今晚就会偷渡到宝岛去,我有一个表弟在三联帮。”

    我和大军对视了一眼,同时对他鞠了一躬,我忍不住道:“你放心,孩子,就交给我了!”

    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好!我叫陈长山,如果还有机会,我们一定还会再见。保重!”

    “保重!兄弟!”大军重重的抱了抱拳。

    “哈哈,好!能得你一声兄弟,我陈长山没白活!莫凡兄弟,等三个小时,你就可以报警了。另外,我女儿在六院,有时间了去看看她吧。等有机会了,我会联系你。”说着,陈长山来开门走了出去。我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任何话。这些桥段,我曾经只在电视中看到过。虽然仅仅聊了几次天,可是他却为我和大军顶了包,这是一种怎样的气魄?认识了这种人,我不冤!

    大军不知何时点了一根烟,重重的抽了两口,也许是抽的太猛,他重重的咳了两声,我轻轻转过头去,发现他拿烟的手都在颤抖。他似乎发现了我在看他,不自然的笑了笑:“走,跟我去办公室。”

    “那这里……”我指了指躺在沙发上的苏南。

    “我办公室有这里的监控……”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连忙跟着他向办公室走去。一进入办公室,大军立刻拿起了对讲机吩咐任何人不得进入二零四包房之后,便打开了电脑……

    天快亮的时候,我打通了苏南的电话。

    “喂?大清早的就来打扰人家,很不道德的你知道不知道?”那端传来迷迷糊糊的声音,估计她连看都没看就接了起来。

    “是我。我有事找你。”

    “莫凡?”电话那端的林月儿突然来了精神:“你找到线索了?”

    “不,苏南死了!”

    “死了?!在哪?怎么死的?”林月儿有些紧张。

    “在我一个哥们的酒吧里,被人杀死,我哥们那里有监控,拍下了凶手的样貌。”

    “好!在哪里?我马上到。”

    “一间酒吧。不要带太多人,影响不好。”

    “嗯,我知道了。”不得不说,林月儿的办事速度还是很快的,不大一会儿,两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停在了酒吧的门口。林月儿带着法医和两名警察进来的时候,大军已经安排所有人员去休息了,警车来的时候也没有拉警笛,所以睡梦中的他们什么也不知道。

    拍完了照片,林月儿安排人把苏南的尸体弄走,然后就跟着大军进入了办公室。林月儿有些诧异:“你这间酒吧怎么在包房里还安摄像头?这不是侵犯隐私吗?”

    “我不是担心客人出事吗?这不就用上了吗?再说了,我装的是针孔摄像头,你不说出去,没人知道。”大军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哼!”林月儿冷哼了一声,打开了被大军剪切过的视频,刚刚看了不大会儿,林月儿突然爆喝:“呸!死的好!”

    我和大军对视一眼没有说话,林月儿摸出了一张U盘把视频拷贝了之后,转身向外走去,正要出门,她突然转过头来:“那个地址,你……”

    “我知道,放心吧。”

    “嗯,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林月儿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大军见林月儿出去,突然调笑道:“你和她……”

    “什么也没有!”我摇了摇头,这家伙,刚刚杀了人就来开我的玩笑,心理素质有点太好了吧?

    “没有?没有就怪了!”一道戏虐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