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让他杀!_赘婿当自强_

2019年9月18日20:33:34 发表评论

    “你看我有什么用?我什么也不知道。”范统苦笑着摊了摊手。

    “呃……你问的不是荣爷的死?”顾顺似乎有些意外。

    “你以为呢?我问的是医院那个女人,是不是你杀的?”我冷笑道。

    “我说了,你们会不会放过我妈?他都快七十岁了……”顾顺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原来范统还抓了他妈,怪不得这么配合!不过听到他这话,我心里顿时明白了,院长妈妈绝对就是他杀的!

    然而,听明白的不是我自己,大军三两步冲了上去,一巴掌甩在了顾顺头上,“咣当!”顾顺连人带椅子倒在了地上。

    “你妈的,讲条件?你配么?”大军怒不可遏的道。

    “呵呵,就算你知道是我杀的又怎样?如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那我什么也不会说,你们永远也别想知道幕后的主使是谁!”顾顺突然诡异的笑了起来。

    “不就是荣越么?还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似的!”范统不屑的冷笑。

    “就算你猜到了,那又如何,你有证据吗?”

    我一听他提到证据心里就明白了,他八成手里攥着什么证据。

    “我答应你!只要你说了,再把证据交给我们,我一定放了你妈,绝不伤害她。”我重重的承诺:“甚至就算你,如果表现好的话,我也可能会放了你。”

    “你说真的?”顾顺眼睛一亮。

    “当然是真的!但是,如果你敢骗我……”我咬了咬牙。

    “放心,我不会骗你的。当时荣越通知我去做那事的时候我录了音,保存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顾顺连忙道。

    “录音么?”我皱起了眉头,法庭上录音仅仅作为参考证据,并不能作为直接证据,仅凭这些定罪……

    “还有其他的么?如果没有的话,那你就太让我失望了。”我摇了摇头。

    “有,还有荣越给我的打款记录,一次性打款十万,当时我们通话的短信还留着。”

    “这些,我通过警察局的朋友也一样能查到,并没什么用。”我再次摇了摇头。我没说谎,凭林月儿的能力,估计现在就已经查到了。

    “那……”顾顺眼睛转了转,似乎在想些什么。

    “那你可愿意做证人,在法庭上指认荣越?”

    “我……”听完我的话,顾顺迟疑了起来。

    “不愿意?那我活剥了你!”说着,大军抄起旁边的一把椅子就要咋上去。

    “别,别,我愿意,我还有猛料……”顾顺连忙大叫……

    审完了顾顺,我和大军再次跟着范统来到了一家私人侦探所,这家侦探所的老板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平头小个子男人,据说很有些实力。在我说明了来意之后,便把我们让了进去。

    “范少,既然这位是你带来的,那我把话说在前面,干我们这一样的目前只接一些感情方面的案子,其他的因为一些政府层面的原因,暂时不能接,如果接了,需要动用很多关系……”那小个子男人迟疑了起来。

    “你直接说,多少钱?”范统一脸不在乎的道。

    “我的意思这这样,价钱咱们先不说,到时候看成果吧。我相信范少你不会亏待我的。”那小个子笑了起来。

    “嗯,那我们走了,你千万不要走漏了风声,这件事时间有些久了,查起来不太容易,我能提供给你的东西不多,希望你尽快办好。”说着,我把手中的一个档案袋递给了那小个子男人,转身走了出去。

    “你做这些有用?”大军有些不信的看向我:“似乎这些,和荣越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不,我觉得关系大了。这样才能让荣越掉以轻心,然后我们才好背地里下手。”

    “呃……我似乎明白了。”大军挠了挠头。

    “你小子真是蔫坏,如果荣丽早点信任你,可能也不会出这档子事了。”范统叹了口气。

    “荣丽……”我一下走了神,到现在,我反倒越来越说不清自己心中的想法了,这个女人很可怜!但是却不分敌我,让我心里有些反感,性格嘛,更不用说,简直有些讨厌,可是,心里却总是时不时划过她的影子。

    出了门,我给林月儿打了一个电话就和大军一起去市刑警队领了院长妈妈的遗体,立即转去火葬场,我婉拒了林月儿和范统同行的建议,和他们商量了一些事之后,就和大军一起开车去了定远,院长妈妈是属于我们的妈妈,送别,也应该由我们来完成。

    定远,孤儿院后山,大军轻抚着院长妈妈的墓碑,像一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我看着这个一米九多的汉子最终蜷缩在院长妈妈的墓碑前,由开始的嚎啕大哭转为抽泣,不由的泪水模糊了双眼。我轻轻抱住她的墓碑,轻声低喃:“一切,都已经安排好,很快,您就能瞑目了。”

    “你的计划,真的可行吗?”大军有些不信。

    “也许吧,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我相信,人性都是自私的。”我抬头看了看那一片蓝天,院长妈妈,保佑着我的计划能够成功!

    大军咬了咬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如果不行,那我一定要活剥了他!”

    我轻轻点了点头,不错,如果不行,也只剩下这条路了,到时候,我会和大军一起扛!

    我们都不在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院长妈妈的墓碑前,仿佛她就在身边。

    直到夜很深了,我的手机不出意外的响了起来。我接起电话,范统略有些兴奋的声音传了过来:“果然不出你所料,他真的派人来杀顾顺了,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按计划,让他杀!”我冷笑了起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