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我看谁敢!_赘婿当自强_

2019年9月18日17:05:28 发表评论

    说是一个小时,其实也就半个小时不到,荣建国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地上已经被大军绑上的荣越以及两名女杀手,有些诧异:“她们……”

    “怎么?你不是知道他在我手中吗?”我冷笑道。

    “我是知道,可是,她们又是谁?”说着,他指了指那两名女杀手。

    “哼!那当然是你的好儿子请来杀我们的了!”我不屑的冷哼。

    “儿子?你们……”荣建国突然大惊失色。

    “哈哈,荣老,不要激动嘛!人上了年纪容易心脏病发作,一不小心就救不回来了,嘿嘿。”我嘿嘿笑了起来。

    “什么!这老家伙的孙子竟然是他儿子?!”大军吃了一惊:“这,这是不是太离谱了点?”

    “离谱?呵呵,这些大户人家,发生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二十六年前,荣家有一个叫做冯淼的保姆,而这位荣老爷子当年……嘿嘿,后来她生下了荣越,碍于门楣关系,荣老爷子不得已逼着荣文理把荣越当做私生子收养了起来,你说,我说的对么?荣老爷子!”

    “你……哼!就算你知道了这些又怎么样?你说出去也要有人相信才行!”荣建国脸色铁青的冷哼了一声。

    “如果我说,我们找到了冯淼呢?”我微笑道。

    “什么?她不是已经……”荣建国大吃一惊。

    “死了,对吗?我问你,你知道为什么当年你派去杀她的那个杀手跟你交了任务之后就从此洗手不干了吗?告诉你,那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杀死冯淼,而是带着她离开了海市隐居了起来。”

    “这……你到底是什么人?”荣建国吃惊的看着我。

    “我什么人也不是,只是一个向你和荣越讨债的人!”我冷冷的道。

    “讨债?讨什么债?”荣建国有些迷茫。

    “人命债!荣越派人杀了我的院长妈妈!”

    “他?”荣建国不屑的转头看了一眼仍旧昏迷在地的荣越:“你有证据吗?”

    “人证,物证俱全!”大军爆喝:“还想抵赖不成?”

    “抵赖?我犯得着吗?”荣建国冷笑:“据我所知,顾顺已经死了,你们竟然还有人证?”

    “顾顺死了?看来这件事你是知道的?哦,也对,顾顺知道当年你设计车祸害死荣文理夫妇的事,你当然希望他死。”我点了点头。

    “知道又怎样?不过杀死一个小人物罢了。”荣建国笑着摇了摇头:“年轻人,你还嫩了点,顾顺毕竟已经死了!”

    “如果我告诉你他没死呢?其实一开始大军就发现了荣越派来跟踪我们的人,于是我们将计就计,给你们演了一出戏,哼,这么重要的一个人,我怎么可能让他死了!”我不屑的摇了摇头:“告诉你,他不但没死,还活的很好,甚至,有了他的帮助,我们还顺利的掌握了当年你害死荣文理的证据!”

    “哈哈,你这么处心积虑,恐怕不只是追究杀死你院长妈妈的事吧?说吧,你还有什么目的?看起来,你的筹码已经足够多了。”荣建国开心的笑了起来。

    “如果我说,除了院长妈妈的死之外,我还要主持正义,还我自己清白,你信么?”看着荣建国的表情从最开始的紧张慢慢的变成了轻松,我的心渐渐沉了下来。

    “正义?清白?这似乎和你没什么关系吧?”荣建国真的意外了。

    “怎么没有?你们安排私家侦探买通钟点工在荣丽家里做了手脚,从而获得了董事会选举的胜利,而荣丽也因此恨上了我,认为是我出卖了她,我不能背负这种出卖雇主的骂名!还有正义,按照遗产法的顺位继承顺序,荣越作为你的私生子,似乎没有和荣丽一样的继承权吧?你把荣文理那么大笔的家产通过阴谋诡计倒腾到了你手里,继而再把荣丽扔到一旁,过渡到你私生子手中,不觉得这是一件很违背人伦的事吗?”

    “原来你所谓的清白和正义竟然是这些!”荣建国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果你真的有能耐把我送上法庭,凭你手中的东西,当然能搬倒我们,完成你所说的,可是,嘿嘿……你们没机会了!”说着,他拍了拍手,包厢的门顿时被一脚踹开,一伙脸色冷峻的黑衣人冲了进来。

    大军脸色难看了看了一眼冲进来的人,个个凶神恶煞,关上门后从动作整齐划一的从背后抽出一把西瓜刀,转头苦笑:“完了,小凡……”

    我轻轻摆了摆手,生死,就在此一搏了,但愿还赶得及!.

    “嗯?你似乎毫不意外?”荣建国有些诧异的看着我。

    “我为什么要意外?从你一开始的激动,紧张,慢慢的变成淡定,再到轻松,我就断定,随着你的隐秘一点点的揭开,你已经下定了狗急跳墙的决心,会出现眼前这一幕是必然的。只是……嘿嘿。”我冷冷的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一个聪明人!不过,却是要死了!在你死前,我容许你把没说完的话说完。”荣建国看着我的目光里有一丝欣赏,但更多的是残忍!

    我转头看了一眼大军,这才转头对荣建国笑道:“其实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手中没有筹码了,除了荣越!动手!”

    我话音未落,大军已经一把抓起躺在地上的荣越,将一把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荣建国不屑的笑了:“我能为了钱杀了荣文理,就不能再牺牲这么一个私生子?你们真是小看我的心胸了!”说着,他突然对身后的人挥了挥手:“不留活口,杀!”

    “我看谁敢!”随着荣建国话音落地,他带来的人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一声爆喝便传了过来。荣建国转头看向门口,不由张大了嘴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