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一见钟情的司徒瑶_赘婿当自强_

2019年9月18日09:19:09 发表评论

    “范统,你神经病吧?”大军就立刻明白了这人是范统安排的,立刻瞪着一旁笑着拍手的范统。

    我却好奇的看向范统身边的女孩,高挑,肤白,翘臀,胸不大,但挺翘,虽然看起来才一二十岁的样子,可却别有一番风味。

    范统哈哈一笑,指着那女孩道:“怎么样?我说了他行吧?”

    “嗯,还不错。”那女孩说着就向着大军跑了过来:“猛男,给我做保镖吧?”

    “保镖?”大军一头雾水:“你谁啊你?”

    那女孩顿时一脸委屈的转头看向范统,范统苦笑着看了我一眼,指着那女孩道:“这是我表妹,司徒瑶,燕京司徒家的千金。”

    “司徒家?”我有些迷惑,我还真没听说过。

    “你不是吧?商务部司徒凌云部长,你们不知道?”范统张大了嘴巴看着一脸迷茫的我和大军。

    见我和大军同时摇了摇头,司徒瑶皱了皱鼻子:“在华夏,谁没听说过我爷爷的大名?你们竟然不知道!”

    “我凭什么要知道?”大军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范统,你叫我来就是要给他做保镖?”

    范统苦笑着点了点头:“这两天我一边要帮莫凡想办法,一边还被她缠着,实在没办法了才想到你,我也知道你忙,可你虽然是酒吧的老板,那酒吧也不是你的呀,说白了还是打工,我不就寻思着反正是打工,在哪挣得多就去哪呗。”

    听到范统这么说,不知道大军是怎么考虑的,竟然再看了那司徒瑶一眼,不再说话,司徒瑶也是盯着大军,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冷了下来。

    “我说范统,你就打算一直这么站着说话吗?”

    范统看了我一眼,眼睛里闪过一抹喜色:“对,对,咱们坐下说,烤肉和啤酒都已经准备好了。”说着,他让着我们走向僻静处的一张桌子。

    司徒瑶推开了打算坐在大军身边的范统,一屁股坐了下来,盯着大军:“你答应不答应?那个破酒吧一年给你多少?我翻倍!”

    “我……”大军看了一眼范统,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行不行给个痛快话吧,你也是当过特种兵的人,说个话怎么比女人生孩子还难?”范统撇了撇嘴。

    “你生过呀?”我见大军有些为难,连忙和范统调笑起来。

    “去,去,别打岔,我现在问大军呢!你要想体验一下生孩子有多难,等会我让你体验一下。”范统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流氓!”司徒瑶突然脸色一红,瞪了范统一眼。

    “你想多了吧?”范统瞥了她一眼:“现在市面上有种可以让男人体验分娩疼痛的机器,我准备让莫凡这小子试试,想不到你这么污,立刻想到了那方面,啧啧……”范统摇了摇头。

    “你……”司徒瑶脸色微变,随口道:“大军,给我揍他!”

    大军看了范统一眼,皱了皱眉头。

    “你不是真想揍我吧?”范统狐疑的看了一眼大军:“你可不能对准自己人呀!”

    大军突然抓起桌子上的啤酒对着瓶口一饮而尽,叹了口气:“范统,这也就是你帮了小凡这么大的忙,换成别人,我才懒得搭理。不是我不帮忙,只是……要不我再给她介绍个我战友?身手绝对不比我差。”

    范统似乎也看出了大军有难言之隐,转头看向司徒瑶。

    “我不,我就要你!”司徒瑶撅起了嘴。大军闻言竟然脸色一红。我和范统对视了一眼,都是有些诧异。

    “可我……”大军再次抓起了一瓶啤酒,喝了几口,略有些落寞的道:“其实,我不是优秀的特种兵,我是被组织开除的,因为我当年犯下了错。”

    “犯错?”我有些意外,大军还没向我说起过这些。

    “是,一次对外作战中,因为我的冲动,导致了我一名战友牺牲。虽然队长说这事的责任不在我,可我始终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所以向组织打了报告,申请退伍。”大军情绪有些低落。

    “既然是你自己退伍的,怎么能说是开除的?”司徒瑶安慰道。

    “不,你不了解,我忘不了我战友牺牲时的眼神,忘不了他的嘱托。在我眼里,这就是开除。”大军摇了摇头。

    我突然想起大军曾经说过,他所在的酒吧是他战友爸爸的,难道……

    “酒吧的真正幕后老板是你那战友的爸爸?”我试探道。

    “嗯。”大军轻轻的点了点头:“所以,我不能离开酒吧。这一年多来,我一直都在这间酒吧,除了你们,我没有其他的朋友,我真的想帮范统,可是,我……”

    “他爸爸是老甘吧?”

    “嗯?你,你怎么知道?”大军吃了一惊。

    “你上午回来告诉我的。”我淡淡的回了一句。大军这么帮他,他却叫大军滚?我心里隐隐有些不是滋味。虽然他儿子死了,可队伍上都没说责任在大军,大军却怀着愧疚去帮助他,他还这么对待大军?

    “我还说了什么?”大军脸色微变。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大军,人不能永远生活在愧疚里,况且还是无谓的愧疚。你和他儿子是战友,你顾念战友情帮助他是人之常情,可是,如果别人根本不感恩,你做牛做马还有意义吗?”

    “我不需要他感恩。”大军摇了摇头。

    “唉!你自己决定吧。”我叹了口气,大军就是这么一个认死理的人,一旦他认定了,很难更改。

    “怎么了?他欺负大军了?”司徒瑶握了握小拳头。

    我笑着摇了摇头:“没,没。”

    “我说,你不会是对大军一见钟情了吧?”范统看了一眼

    “钟情你个头!”司徒瑶的脸瞬间彤红,拿起一串烤肉扔向了范统。

    范统哈哈一笑接住了烤肉:“不吃也别扔呀,怪浪费的。”

    气氛竟然在他们的小打小闹中活跃了起来。

    大军脸上刚刚露出笑容,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刚刚接起来听了两句,突然脸色大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