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8章 不依(1 / 2)

完转身带着林一等人便要离去,但这时候许平君却是不服气的冲了上来:“站住,你不许走。”

只是她还没冲到身边,林一便直接挡了下来,林一的气势一下飙升起来,然后许平君自然就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强大,她根本不是林一的对手。

该死,这怎么办?许平君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好在后面的衙役这时候上来拉了拉许平君道:“头,算了,我们根本就打不过人家,还是先让他们走吧,回头我们再从长计议。”

许平君恨的跺跺脚,只能借坡下驴道:“算你们走运,不过本姑娘跟你们没完。”

听到了这话转头看向了许平君,什么都没,只是伸出了食指勾了勾,霸气无双,意思很明显,不服气就来,我都懒得跟你多废话。

许平君气的不行,但却无可奈何,心中发誓,一定跟钱如怀几人没完。

只是她哪里知道这根本就是钱如怀故意的,就是要让她掉入这个陷阱,时时刻刻的关注的动态,到时候就不怕这妞不被他的魅力所折服。

直到钱如怀走远,许平君才转身对跟着自己的衙役没好脸色的道:“一群废物,回去吧。”

她的刁蛮任性都是知道的,再她老爹又是他们的头,自然不敢多吭声,况且许平君心肠不坏,只是嚣张任性了一些而已,大家也都懒得理会了。

带着罪犯赶回霖牢,许平君直接将其拖入了用刑的地方严刑拷打,一声声惨叫回荡在地牢中,让所有的犯人都瑟瑟发抖,不敢乱动一下,他们都知道许平君的性子,那要是发起飙来,真的很可怕,谁敢这时候招惹她,她就敢跟谁没完没了。

不仅是犯人,就连狱卒都是如此,对于他们来,许平君确实很可怕,万一惹到了那可就没有好果子吃了。

就连她老爹许广汉都有些惹不起,看到女儿发飙不由的看向两个衙役狱卒,他们跟着出去的,于是开口道:“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遇到了对手,被气到了。”那两个衙役开口道,一脸无奈,跟着许平君出去有时候是好的,因为功绩根本不用担心,绝对能让你满意,还不用太出力,只要协助她就可以了。

不好的一点是也可能会惹到麻烦,还得受气,许平君的脾气要是上来了,他们同样得挨骂。

“皮痒了是不是,好好,到底怎么回事,这罪犯不是也追回来了,怎么还被气成这样子。”许广汉很清楚自己女儿的性格,要不是被气的不行,绝对不会是这种表现,什么话都不,就是对罪犯严刑拷打,至于罪犯死活他是不关心的,事实上他女儿再暴虐也不可能真的逃犯打死,顶多就是重一些,但都是皮外伤。

那两个跟着许平君的衙役只好细细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了一遍。

听完后,许广汉一副释然的神情开口道:“怨不得这么气,她最见不得就是这样的人,起来你们那几个人看起来不像是一般人?”

“是啊许牢头,那饶气质高贵,身手就更不用了,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那两个衙役立马开口道。

许广汉的脸色凝重了几分,许平君刁蛮任性不假,但是谁惯出来的,还不就是他这个当爹的,因此他脑袋可不笨,不然许平君早就惹下大的麻烦了,这么多年他其实一直在暗中帮许平君擦屁股。

只是这一次让他有些担忧,毕竟贵族什么的是他根本惹不起的,随便出来一个都足够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况且最近的长安城有点乱,或者有点风起云涌的意思,谁没听林王带了无数人马入了长安城,现在还在钱王府呢,那么多兵,长安城怎么可能不是暗流涌动,随时就可能引来一场大乱。

特别是王更是谁都不想惹,入城第一,先灭绣衣使者后灭广陵王,最终皇帝却反而宣布是广陵王有谋逆之心,这事情看起来没什么,广陵王反正有谋逆之事,王顺便解决掉正好。

但事实上懂点朝政大事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是皇帝选择了妥协,那么这个王到底有多么厉害,不言而喻,而现在所有人都怕惹到王,成为下一个倒霉蛋。

本来这事情跟许广汉没有任何关系,毕竟他只是一个牢头,管着一个地牢而已,官位跟王这样的层次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只是莫名的他就感觉跟他女儿碰到的几个人绝对不简单,于是他开口道:“你们两个既然见过那几个人,那么你俩就给我调查清楚他们到底什么身份,要人我给人,要钱我没樱”

“许牢头,没钱怎么办事啊,再对方万一是真的贵族,我们可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啊,所以能不能不去?”

两人有些不情愿的道,钱不钱的,他们其实并不是真的在乎,他们也不是认识许广汉一两了,知道他不是气的人,他们更多的是不想去调查钱如怀一行人,他们觉得危险有点高,对方不是善茬。

“你们呢?行了,你们就不能发动一下那些地痞流氓什么的,那些人闲的很,正好办此事,而且在这件事情上有然的身份做掩护。”

许广汉开口提点了一句。

两茹点头,正打算什么,发现许广汉使眼色,立马闭嘴看向身后,便看到许平君一脸愤然的样子走了出来,哪怕将逃犯毒打一顿她依旧没有解气,想起钱如怀临走时候对她的挑衅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要是她能打得过对方的话她一定冲上去将对方揍个狗血喷头,但是偏偏她还不是对手,这就让她更气了。

“那个人老实了没有?”许广汉就当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平常性的问道。

“敢不老实,我打死他。”许平君恶狠狠的道,今日那个逃犯完全是遭受了无妄之灾,被打的不轻。

“哦,那你接下来准备干什么?要不咱们回家?”许广汉开口问道。

“现在才几时,回家干吗,算了,给我点钱,我出去逛逛,我要吃顿好的。”许平君开口道,一脸的不爽。